【全职高手|周喻】《鲸鱼》

*Original:《全职高手》[蝴蝶蓝]

*CP:周泽楷×喻文州

*BGM:《You're Beautiful》[James Blunt]

*Note:私设

 

 

 

         「与你的邂逅,就好像在游轮上看见浮出海面呼吸的鲸鱼一般,让人为之欢欣又伤感。」

 

 

 

         滨海路的地铁站修建时间早,所以并没有安全闸门,双排的铁轨两侧便是站台,相互隔着七、八米的距离,大理石砖面上斑驳的黄色安全线又在两边各推了一米。

         周泽楷便是隔着这近十米的距离,一眼望见人群中的喻文州,好像海面上突然掀起的白色浪花。

         休闲西装配公文包的喻文州,显然是个外出跑业务的新社会人士,可那理得严谨的发型与系得平整的领带,则透出与资历不符的成熟稳重。

         周泽楷不由自主地举起拎在手上的单反相机,镜头对准正微微低着头读手上资料的喻文州,仔细调着焦距,直到那人分明的指节和细碎的刘海都清晰可见。

         咔嚓——

         快门按下,喻文州却像早有准备似的稍稍抬了下手,便用手上打印在A4纸上的资料挡去了大半张脸。

         周泽楷有点沮丧地放下相机,又略不甘心地朝喻文州那边看,结果正对上那人带着友善笑意的眼眸。

         “不好意思,可以不要拍我么?”

         周泽楷从喻文州轻启张合的嘴唇上读出这样一句话,点点头,无声地以口型回道:“抱歉。”

         喻文州温和地笑着,摇了摇头表示谅解,然后低下头继续读手上的资料。

         地铁站里的人渐渐多起来,几个趁周末出来玩的女生刚好站在喻文州旁边,叽叽喳喳地聊着时下娱乐圈八卦。

         “喏,你看对面站台上那个人,好帅啊。”

         “会不会是模特啊?”

         “呐,你去搭个讪,要个联系方式什么的吧。”

         “别这样啦。”

         无心探听别人的交谈,可本来就站得近她们又没有压低音量的自觉,喻文州听出她们是在评论对面站台上那个之前拍自己的人,下意识地抬头看过去,话题人物正无知无觉地摆弄着手里的相机。

         高挑的身材加上帅气的面貌,先天条件已然出众,纯色的T恤和帆布长裤搭配深色马丁靴继续加分,的确是容易讨女孩子喜欢的类型。

         周泽楷似乎察觉到了喻文州的目光,疑惑地望过来,接着腼腆地笑笑。

         “啊!他刚刚看着这边笑了!”

         “好帅!”

         “心脏要跳停了!”

         周泽楷这时才注意到喻文州身边那几个吵嚷个不停的女生,和黏在自己身上的视线,吓得后退了半步。再去看喻文州时,发现他已经重新低下头去读资料,周泽楷有点失望地继续摆弄相机,翻看今天街拍的原片。

         “叮咚”的提示音后,车站广播响了起来。

         “开往仓南园方向的列车已经进站,请各位乘客从1号站台上车。”

         周泽楷抬起头,想再看喻文州一眼,却被驶进站台的列车挡住。

         如果周泽楷是某种大型的犬类,大概会垂下耳朵,同时发出“嗷呜”的声音以表不满。

         于是,周泽楷站在原地,没有上车。

         等到列车驶离1号站台,喻文州身边的那几个女生又兴奋起来。

         “欸?那个人没上车欸!”

         “怎么回事?等人?”

         “他好像一直看着这边。”

         喻文州闻言抬头往对面站台扫了一眼,果然看见周泽楷孤零零地站在人群散去的站台上,眼巴巴地望着自己这边。他歪了歪头表示不解,那人眨了眨眼,明显是在找借口的神情,半晌用口型回答道:“人多。”

         “他刚刚是不是对这边说了什么啊?”离喻文州最近的女生看得比其他几人清楚些。

         “是么?”别的女生不以为然,只是随口应着。

         前者转头看了看身边已经又低头读资料的喻文州,没看出什么端倪。

         “叮咚——”

         “非常抱歉,开往原清街的列车因故延迟,请各位乘客耐心等待,为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表歉意。”

         喻文州看了下腕表,又朝列车驶来的方向望去,暗自估算时间是否充裕。余光瞄见对面的周泽楷一脸担忧的样子,便转过头看着他微笑着摇了摇头,用口型安慰道:“没事,来得及。”见那人舒了口气的安心模样,突然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与一个陌生人隔着轨道用口型交谈什么的。

         1号站台上多了几位搭下一班列车的乘客,周泽楷这才显得不那么突兀了,他却不在意,只是一心盯着对面的喻文州看,觉得那人真好看,即便是混在人群中也不会被埋没,就好像海洋里的鲸鱼,缓慢而优雅地划着水,一点也不强调自己的存在,可他那么大,轻而易举地便夺走了落在其它鱼身上的注意力。

         喻文州将读完的资料放回公文包里,笑盈盈地与周泽楷对视,没有因此感到丝毫的不自在。

         反倒是周泽楷被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侧开目光,用手揉了揉脑后的头发,片刻后又小心翼翼地朝喻文州瞄了一眼,发现对方突然变了惊慌的表情,接着有什么人“呯”地从左后方撞上自己。

         周泽楷朝着轨道趔趄了几步,才堪堪在站台边缘停住,而撞自己的人匆匆道歉后,便快步走开了。他直起身,重新退回黄色安全线后,又去看对面站台的喻文州,那人一脸关切地用口型问:“还好么?”

         突然觉得很高兴,如同看见了浮出海面呼吸的鲸鱼,阳光在它喷出的水雾上映出彩虹。

         “不要紧。”周泽楷如是回答后,喻文州又笑着说:“没事就好。”

         周泽楷有种到对面站台去的冲动,只要从这边的楼梯走上B1,就能从通道过去。

         想跟他说话,听他的声音。

         想认识他,问他的名字,知道一些关于他的事。

         虽然不太擅长人际交往,但如果对方是他那样友善的人,应该没问题。

         “叮咚——”

         “感谢您耐心的等候,开往原清街方向的列车已经进站,请各位乘客从2号站台上车。”

         周泽楷急忙看向对面的喻文州,却瞬间被驶进站台的列车挡住,最后看到的是那人微笑着说:“再见。”

         列车驶离2号站台,下车的人群也渐渐散去,好像慢慢平息的海浪,而那鲸鱼潜回海洋深处,不知所踪。

 

 

 

全文终

 

 

 

*Postscript:

以上,感谢阅读,希望能在下篇中与各位再会。

 

 


评论 ( 3 )
热度 ( 4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