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周喻黄喻周翔】《Missing Heartbeats》

*Original:《全职高手》[蝴蝶蓝]

*CP:周泽楷×喻文州|黄少天×喻文州|周泽楷×孙翔

*Note:私设

 

 

 

         黄少天和周泽楷,曾是喻文州最信任的两人。现下一个站在他坐着的那把高背椅后,右手紧握着佩剑,好像只等一声令下,便取来人颈上头颅。而另一个站在他的办公桌前,抿着那双线条漂亮的嘴唇,欲言又止。

         喻文州双手交叉搭在桌子边沿,撑着愿闻其详的淡定姿态。

         周泽楷抬眼看了看一副要杀人的表情的黄少天,又看回好整以暇的喻文州。

         喻文州看懂了周泽楷的意思,侧过头轻声说:“少天,你先出去。”

         黄少天深吸一口气,像是攒了一串反驳的话,却被喻文州在出口前止住,“很快。”

         走过周泽楷时,黄少天狠狠瞪了他一眼,甚至将剑鞘中的利刃推出一点闪着银光的锋芒以示威胁。

         “现在可以说了。”喻文州勾着嘴角笑得轻松,语气亦是不紧不慢的从容,“周队。”

         在听到那声生疏的“周队”时,周泽楷浑身一僵,明白对方这是公事公办的态度,不知是该松口气,还是该紧张。他从来不是会长篇大论的人,此时亦然,“他……是无辜的。”

         “呵。”喻文州轻笑出声,“我们都知道,他不是。”至于证据,经过了听证会他已不想也没必要列举,“自欺欺人有意思么?”

         周泽楷皱起眉,表情有点难看。

         “关于孙翔的惩处办法,你我都无权插手,周队好自为知。”喻文州说着下了逐客令,周泽楷却无动于衷。

         喻文州只觉一股无名火烧得自己胸闷,语气登时差得不像他,“周泽楷,你在我面前演苦情戏是几个意思?”

         “没有。”周泽楷依旧梗着脖子不肯服软,笃定了喻文州会退让,像以前每次争执后划得更低的底线。

         果然,喻文州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肩膀卸去力气般垮了下来,右手食指揉着自己的眉心许久,才吐出句应时应景的风凉话,“周泽楷,你这是要搞死我?”折了三根肋骨,内脏出血,还断了一条腿都没死,现在倒是感觉胸口憋闷,窒息得要死。

 

 

 

         后来,喻文州还是动用人事权将孙翔保了出来,不追究后者涉嫌通敌导致任务失败的罪责,全以他家人受胁迫为借口盖过。

         孙翔从禁闭室出来时,瘦弱了许多,整个人蔫蔫的不见飞扬跋扈的神采。

         等在走廊尽头的周泽楷上前用力抱了他一下,还顺带安慰,“你母亲和妹妹都在国安局保护下。”体贴得让人讶异,甚至嫉妒。

         那些矫情的姑娘们会这么说:没有所谓的冷男,他暖的不是你罢了。

         “谢谢。”孙翔哑着嗓子,鼻子也酸酸的,眼眶一热,倒是费了挺大力气才忍住没哭。

         “没有任务,休息。”周泽楷拍了拍孙翔的背,送他回宿舍。

 

 

 

         同天,喻文州接受了出院后第一次体检,等待结果时,躺在候诊室的病床上疲倦地睡去,又陷入那个近来一直的困扰他的梦魇。

         黑暗与等待,疼痛与绝望,虽然清醒地知道这是不久前那段经历的后遗症,却难以自抑地感到心悸与恐慌,如同盲目奔跑在荆棘之中,跌跌撞撞,鲜血淋淋。

         被医生推醒的瞬间像失重,缓了半晌才找回现实感,发现自己出了一身冷汗。

         “喻队,还好么?”虽然明知道不好,医生还是象征性地询问,得到喻文州一声带着温和笑意的“没事”。

         才不是没事。

         医生皱了皱眉,却没拆穿,只是将不乐观的报告递给喻文州。

         喻文州接过一页页往下读,几处骨折都恢复得不错,轻微脑震荡的症状也转好,只是……他好像下了好大决心才开口问:“医生,我是不是快死了?”语气听着有点惨淡。

         你会好起来的。

         医生张了张嘴却没说出什么。

         喻文州不是外勤特工,却出于战术布置常常深入敌阵,上次任务也是如此,由他出面与恐怖分子交涉,为行动组争取时间。

         谁也没想到,原本万无一失的计划会一败涂地,只因孙翔拖住了负责后援的周泽楷,留喻文州独自应对谈判崩溃后的挟持与折磨,被转移到另外的秘密据点,在没日没夜的酷刑拷问中苦苦挣扎。

         不过一周的时间,国安局最终击破恐怖分子据点救出喻文州时,他已经被作践得不成人形,趴在黄少天的背上像一堆破碎散乱的零件。

         常规的外伤倒还可以治疗,只是那枚距离喻文州心脏不过几公分的弹片,让人束手无策。直径仅零点几毫米的金属,却足以在某次心跳时被血液送进心房夺他性命。即便可以尝试做手术取出,可成功率微不足道。

         这情景多微妙,心脏越生机蓬勃地跳动,便离死亡越近,越努力活着,越能感到生命流逝。

         喻文州也没期待什么正面回答,只是嘱咐医生不要将体检报告内容透露给其他人,便架起拐,拖着还没拆石膏的沉重左腿,艰难地走回自己的办公室,第一时间将那摞白纸黑字投进碎纸机。

 

 

 

         喻文州的身体状况显然急需静养,但目前紧张的局势让医疗组一再妥协,主治医师最终气急败坏地大吼,“不能出外勤!禁止出外勤!外勤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出的!”好歹是把他留在了总部办公室,医疗组可控范围内。

         “请理解,组织需要我,我更需要任务让自己忙起来。”喻文州对主治医师如是请求道,一如往常的淡定神色,却自眉眼中透露出些许难以察觉的不安。

         他在害怕。

         当然,没有人不怕——独自面对无法挽回的生命。

         大概在忙于推演任务计划时,才能够暂时忽略那每分每秒都在伺机谋杀他的弹片。

         期间,孙翔曾来过一次。

         看得出他解除监禁后身体和精神状态都恢复得很快,如果不是还需要接受审查,几乎可以马上被指派外勤。

         相比较之下,身上石膏绷带都没撤,走路要拄拐,脸上虽依旧挂着淡定的微笑,脸色却苍白得吓人的喻文州,实在可怜得让人看不下去。

         “我不是来道歉的,也不是来道谢的。”即便经历了剧变,孙翔那股骄傲执拗的脾性一点也没被磨得圆滑一点,这没什么不好或不对的,只是不怎么招人喜欢。

         喻文州停下翻看资料的动作,抬头瞥了孙翔一眼,不温不火看不出什么情绪,再低下头时,飘出一句带着清浅笑意的“没必要”,好像真的一点都不在意,更别提记仇了。

         结果这过于轻松的回应倒是给孙翔添了堵,晾在那好一会儿,才不甘示弱地抛回一句,“你很幸运。”

         喻文州便是不明白了,孙翔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只好彻底放下手上的工作,专心听他说话。

         终于引起了喻文州的注意,孙翔故意清了清嗓子才继续道:“据我所知,他们的计划是逼问出最大限度的情报,再杀了你。没想到你能活下来,还没让他们知道哪怕一个坐标。”他说的“他们”,自然是有所串通的恐怖分子。

         “呵呵,我倒不想把这归功于运气。”喻文州单手撑着下颏,笑得风轻云淡,“是反审讯技能和……”游刃有余的话语戛然而止,有种打了自己耳光的尴尬。

         和周泽楷。

         他保证过的,会来。

         像每次任务启动前那样,周泽楷紧握着喻文州的双手,掌心的温度暖得灼人,“等我。”

         “好。”喻文州笑着应下。

         周泽楷趁周围人不注意,飞快地凑上去,轻轻吻了喻文州细弯的眼角。柔情浪漫得好像拿错了剧本,走错了片场。

         见周泽楷的第一面,是在某次紧急任务的会议上。

         彼时周泽楷还不过是个新人,瞪着双纯净无害的眼睛,呆呆看着排布战略的喻文州,在后者为确认他在听而朝他挥了挥手时,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容。

         喂,是不是哪里有点不对?派这样的新人出如此严峻的外勤,不要紧么?

         直到任务正式启动,喻文州仍心怀疑虑,暗自盘算好了候补计划。

         国安局的外勤专用车辆驶至现场——一栋被恐怖分子控制的写字楼,里面还有十四位人质。

         喻文州负责出面交涉,为行动组争取突袭的机会和时间。

         “任务启动,大家小心。”喻文州说着拉开车门。

         一只脚已经迈出去,手却被人拉住,硬生生打断了流畅的步伐。

         喻文州回头正对上那双纯净无害的眼睛,在相对昏暗的车厢里闪着些难以名状的神采。

         周泽楷犹豫了一会儿,像是在组织语言,开口却很坚定,“等我。”

         喻文州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周泽楷说的是他负责的后援部分,点点头还他一个微笑,“好。”

         那次谈判崩盘得迅速,一分一秒正卡在喻文州计划的时间点上,容错率降到零。

         冰冷的枪口抵上喻文州的前额,一声巨响后,开花的却是对方的头颅。

         “来得正好。”喻文州抬头看双手持枪摆平了一屋敌人的周泽楷,表情镇定,心却漏跳了好几拍,出于紧张或其它什么理由。

         “和什么?”

         孙翔的追问将喻文州从回忆中拉回现实。

         “没什么。”喻文州敷衍得真诚,摆明了“有什么,但我就是不告诉你”的姿态。

         孙翔“啧”了一声,却也奈何不了比他多了八个心眼的喻文州。

         “其实你更幸运。”喻文州将话题退回了去,顿了一下又补充,“比我幸运。”

         “我承认。”孙翔耸了耸肩,“我说喻队,我们能不能别在这打哑谜了?你就不想从我这知道什么?”

         “我该知道的都已经知道了。”喻文州垂下目光,坦然笑笑,“但出于个人的好奇心,我想知道你为什么在家人被胁迫时,没有第一时间上报?明明由国安局救援比你与恐怖分子达成交易,要稳妥得多,也是写进守则的条例规定。”

 

 

 

未完待续

 

 

 

*Postscript:

那个弹片打进心脏附近的桥段来自《Iron Man》,就是这篇的科技设定没那么逆天,不能造个Ark Reactor救喻队。

没有黑任何角色的意图,there isreason to everything.

以上,感谢阅读,希望能在下篇中与各位再会。

 

 

 

评论 ( 13 )
热度 ( 64 )
  1. 冰河入梦HScratch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