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黄喻】《通草花》

*Original:《全职高手》[蝴蝶蓝]

*CP:黄少天×喻文州

*BGM:《如果爱忘了》[戚薇]

*Note:烂梗|是你们先动手的|放下刀我们还能作小伙伴




        「取自草木,结成花苞,再真,也开不了。」




        喻文州睁开眼时,第一个看到的是趴在床边瞌睡的黄少天,张了张口,嗓子却嘶哑得厉害,什么也说不出来。

        细微的动作惊醒了黄少天,他用空着的左手揉揉眼,右手还与喻文州相握。

        几秒的呆滞后,立即开口问:“文州,什么时候醒的?有哪里不舒服么?头痛不痛?”嗓音听起来十分干涩,倒与那双红得跟兔子似的肿眼泡交相呼应,“算了,你还是先别说话,我去叫医生,你躺着别动,别动啊。”说着又稍用力捏了下喻文州的右手,才起身跑出去。

        直勾勾地望着天花板发了会儿呆,喻文州确实觉得浑身上下都酸疼得厉害,一点也不想动。闭着眼睛回想了一下,记忆中最后一幕是自己被拖进黑巷子里揍,直到被什么击中了后脑,可能是钢管或板砖一类的东西。呵,被anti-fans拉去真人PK,自己这个蓝雨队长当得好大的面子。

        片刻之后,走廊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黄少天拉着医生小跑进来,后者明显是值班到半夜正小睡结果被黄少天火急火燎地叫醒拉来的,黄少天自然是不会照顾医生的情绪,一副心思全放在喻文州身上,只管催道:“医生,他刚醒,你快看看有没有哪里不好。”

        医生止不住打了个呵欠,摘下听诊器听了心肺,又检查了瞳孔,说道:“只要醒了,应该就没什么大问题了,等白天再去拍个片子确诊一下,就能出院了。”

        喻文州还是说不出话,只好对着医生扯出一个感谢的微笑。黄少天则松了口气,连连向医生道谢。

        送走了医生,黄少天又坐回床边,轻声问:“文州,你饿么?还是再睡一会儿?现在才凌晨三点多,要不就再睡一会儿吧。”见喻文州不答话,只是盯着床头柜上的水杯看,黄少天立即明白过来,伸手把他扶起来,背后垫了两个枕头,又从饮水机里接了温水递给他。

        喻文州接过小口喝着,目光落在包扎了绷带的手上,不禁微微皱起眉。

        黄少天注意到,安慰地劝说:“医生说都是皮外伤,没伤到筋骨,不会影响打游戏。”

        喻文州反倒开起玩笑来:“呵呵,就我这个手速,再伤也伤不到哪去了,倒是脑子比较重要吧。”的确,他伤得最重的是后脑受的那一下。

        谁想话音刚落,黄少天眼角又泛红,鼻子一酸眼泪就吧嗒吧嗒地往下掉,小心翼翼地抱住喻文州,手臂一点一点地收紧。

        喻文州感到有温热的液体顺自己的脖颈流下,晕湿了肩头的衣料,抬手拍了拍黄少天的背说:“这不没事了么。”

        可黄少天还不想松手,他再也不想松手了。

        以后喻文州去哪,他就跟到哪。

        不能再与他一起带领蓝雨走下去的可能性,他连想都不敢想。




        三天后,喻文州正式出院了,职业圈的人纷纷发来问候,他一一谢过,待人处事还是如往常一样妥帖。

        黄少天却只收到了来自叶修的嘲讽,“看你那点出息,喻文州住院你哭哭啼啼就算了,还跟着掉分量,‘为伊消得人憔悴’哈?”

        “滚滚滚,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黄少天愤愤地敲着键盘。

        “嘿,你能吐给哥吐一个看看?”叶修一点不见收敛。

        “谁惜理你,文州叫我吃饭去,拜拜了你。”黄少天听见敲门声,扯着嗓子应了一声,噼里啪啦敲出一句回复,就起身走了,没看见一秒后叶修发过来的那句“秀分快”。后来看见了,忍不住暗暗骂一句“真特么乌鸦嘴”。

        黄少天和喻文州去食堂时,正是饭点,排队的人不少。

        喻文州的手还不太灵活,黄少天就给他夹这夹那的,直到喻文州的托盘里快堆成一座小山,还要往上堆。

        “少天,别再夹了,吃不了。”喻文州看着夹得正起劲儿的黄少天,笑着阻止道。

        “不行啊,你还要养身体,不多吃点怎么行?”黄少天把手里的夹子捏得“咔咔”作响,好像螃蟹示威的钳子。

        “呵呵,还说我,看看你自己瘦成什么样子了。”喻文州伸手捏了一把黄少天的脸颊,“瘦得脸皮都这么薄了,还怎么跟叶修掐架?”

        “才不怕他那个臭不要脸的,有能耐竞技场上见,本剑圣非砍死他不可,砍一次还不够,得砍百十次。”

        两人有说有笑地加入了郑轩他们那一桌,后者立马露出了“又要看情侣闪瞎狗眼”的悲催表情。

        果然,黄少天一会儿给喻文州剥只虾,一会儿给鱼肉挑刺。

        “哟呵,这队长一受伤,待遇就反过来了哈。”宋晓看着不住献殷勤的黄少天,打起趣来,“黄少,赶紧多给剥几只,把以前队长给你剥的都补回来。”

        “给队长剥虾,我乐意,你管着么?我知道你是嫉妒,男人的嫉妒真可怕。想吃就直说呀,说出来我也不会给你,自己剥去吧。”黄少天一边耍着嘴皮子,一边把又一只剥好的虾放进喻文州的盘子里,只是那卖相实在不敢恭维。“欸?队长,你怎么不吃啊?都攒了这么多啦!”

        喻文州无奈地笑笑,“少天,别忙了,海鲜是发物,我吃不了的。”

        “哎呀,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队长,你可别吃,要是加重了就不好了。我上网查查,外伤应该吃什么补。”黄少天用餐巾纸草草擦了手,掏出手机开始百度。

        “呵呵,多吃蔬菜就好,少天你也快吃饭吧。”

        “没事,没事,我看看,这上面说要多吃豆制品蔬菜水果,胡萝卜都要吃,天啊,队长你喜欢吃这些嘛?”黄少天眨着眼睛问。

        “又不像少天,我不挑食。”喻文州筷子上正夹着一片胡萝卜。

        黄少天瞪了正在偷笑的卢瀚文一眼,故意凶巴巴地说:“小卢,我看到你在挑青椒了,快吃掉,快吃掉,不然让队长给你加练。”

        喻文州看着闹作一团的两人,脸上还挂着温和的微笑,让人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哦,对了。”他突然开口道,“有件事想跟你们确认一下。”

        “嗯,队长你说。”

        喻文州收起了笑容,脸上是一种难以捉摸的疑惑,“我……之前有女朋友?”说着将手机屏幕递到众人面前,上面是短信记录,号码署名「女朋友❤」。

        一时间,众人齐刷刷地看向坐在喻文州对面的黄少天,目光简直能把他戳成筛子。

        而黄少天只愣了一秒,便反应过来,干咳了一声说:“是…是有一个来着,后,后来,那个,你住院期间,和,和平分手了。不好意思啊,队长,当时那姑娘来跟我说的,怕刺激到你,就想等过一阵儿再跟你说。”

        “呵呵,不要紧,我说怎么后来再没联络过呢。”喻文州笑着删掉这个号码,所有短信和通话记录,“可惜了,挺可爱的小姑娘,说话跟少天似的。”

        黄少天不知为什么,竟觉得松了口气,然后又有某种情绪在胸腔里扩散开来,好像溺水的感觉,压抑得呼吸困难。

        偏偏喻文州又在这时开口道:“还有,我通讯录里为什么没有少天的号码?”

        众人又齐刷刷地看向黄少天,看他这次怎么编。

        “前段时间我的SIM卡不知道怎么就被注销了,以前的号码大概被队长你删了吧,我明天就去重办一张。”

        黄少天以前怎么没发现自己这么有编谎的才能,果然人的潜能都是绝境激发出来的么?




        隔天,黄少天从移动营业大厅回来,群发了自己换号码的短信,而那张旧SIM卡就随手一扔,不知是掉到桌子后面去了,还是滑进衣柜和桌子的夹缝间了。

        懒懒地躺在床上,翻开通讯录,对着那个「男朋友❤」发呆。

        当初自己是怎么干出这么羞耻度爆表的事的?

        好像是在哪场比赛之后,和喻文州刚好住同一间,说起记者发布会上有人评价“两人默契得跟情侣档似的”“还是‘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的那种”,黄少天摸过两人的手机就改了通讯录署名。

        喻文州坐在旁边,笑眯眯地看着,“原来少天觉得我是‘男朋友’啊。”

        “那个,因为觉得你比较会照顾人又可靠嘛!当然啦,本剑圣相当有男子气概,但如果对象是你的话,就勉为其难地当‘女朋友’啦!别太感动,千万别太感动哈!”黄少天嬉皮笑脸地说着,却掩不住红了的耳廓。

        “嗯,不感动,敢动。”喻文州低声说着,在他的额角轻吻了一下,“快睡吧,明早还要赶飞机。”

        黄少天一格一格地删掉「男朋友❤」,重新输入「喻文州」。

        他应该是刚收到我的短信,也在存号码吧。

        署名写的是什么?「黄少天」?应该就是「黄少天」了。

        对他来说,自己现在只是「黄少天」而已,与他通讯录里的其他人没有丝毫差别。

        之前他问起时,自己为什么要说谎?为什么会说谎?为什么就不能坦然承认“那就是我啊”?

        可是,他忘了啊,他都忘了,他竟忘了。

        自己又怎么以“恋人”的身份自居?在他遇见危险时,最需要自己时,没能在他身边的“恋人”?

        编剧实在是太不负责任了,这么八点档的剧情也拿出来写,演员还不能罢演。

        顺其自然吧,毕竟还在彼此身边,说不定哪天就想起来了呢?

        黄少天有点自暴自弃地用被子蒙住头,灯也没关就睡过去。




        几个月后,喻文州身上的伤已经几乎看不出什么痕迹,可他还是觉得哪里怪怪的……大概就是那个「女朋友❤」吧。

        不知怎的,喻文州总觉得那个「女朋友❤」是黄少天,可记录被自己删得一干二净,想查证都不能,只好当自己是被揍得脑子不清楚了。

        两人的关系一直很好没错,但应该还没到“恋人”的程度吧?

        “如果是‘恋人’就好了……”

        喻文州被自己脱口而出的想法吓了一跳。




        在外人看来,两人的相处模式似乎并没什么变化,场上的剑与诅咒,场下的挚友,知情人眼中的现充。

        可到底是只有自己才知道。

        怎么说呢?有点像恋爱养成游戏的存档被删除的感觉,明明再亲密不过的角色,还要从头积累好感度。

        想牵手,想拥抱,想亲吻,却找不到理由。

        我到底是你的什么人?

        黄少天偶尔撒娇似的搂着喻文州的脖子蹭来蹭去,喻文州只当是自家副队又开始黏人了,伸手揉乱了他的头发,轻声问:“怎么了?”

        “没。”黄少天闷闷地回他一个字,却还不放开。

        也许,再过一段时间就好了吧。或许会再建立起关系,又或许能接受新的关系。




        这天,黄少天出门正碰上从对面房间出来的喻文州,西装革履还打着领带。

        “欸?你要出门啊?去哪里?怎么穿这么正式?”

        喻文州整好领带,边和黄少天并排往外走,边回道:“家里安排的相亲。”语气里有那么一点掩饰得很好的不情愿,只是黄少天能听出来罢了。

        “哈哈哈,你才多大啊,家里怎么就这么急?”黄少天毫不在意地开着玩笑,“相亲”嘛,十有八九是成不了的,自然能被拿出来当调侃的谈资。

        喻文州苦笑一声转了话题:“你要去哪里?”

        “我啊,就出去转转,顺便买点零食什么的,房间里一点屯粮都没啦。”

        两人说着已经走到了蓝雨门口,黄少天拉起卫衣的兜帽,喻文州则伸手拦了辆出租车。

        “那拜拜咯。”黄少天隔着车窗冲喻文州摆摆手。

        喻文州降下车窗说:“你路上小心,别被fans发现了,早点回去。”

        “知道了,知道了,你也是。”

        那天之后,听喻文州说女方是B市某政界显赫家的千金,长得挺漂亮,性格也活泼开朗。

        “喜……喜欢么?”黄少天想问得自然一点,结果却没出息地磕巴起来。

        “呵呵,就那样吧。”喻文州说话从来都是给人留面子的。

        黄少天暗自长出一口气,后来才意识到是自己高兴得太早了。

        喻文州可以不喜欢人家姑娘,可架不住人家姑娘喜欢他啊。

        也是,谁不喜欢喻文州?

        要说起喻文州的好来,黄少天可以说个三天三夜不重样。

        他这么好,谁都得喜欢他。

        于是,喻文州开始应付起每天的短信电话轰炸,幸好那姑娘不是G市人,不然真能做出天天探班查岗的事来。

        每当看见训练后的喻文州明明已经很累了,还要回复那姑娘的短信和电话,黄少天就觉得怄气,又不好表现出来,只能去骚扰叶修,把键盘敲得噼啪响。

        “叶修,出来出来出来出来出来来!PKPKPKPKPKPKPKPKPKPKPK!”

        “没空。”

        「夜雨声烦发给你一个窗口抖动。」

        “你又抽什么风?”

        “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

        “沐橙,你手机借我用一下呗。”叶修一个电话直接打到喻文州那,结果那边却是占线,“这俩人怎么回事。”




        转眼到了年底,蓝雨客场对微草的比赛,赛前喻文州就接到那姑娘好几条短信,说什么也要和他见一面,喻文州好说歹说是给劝住了,毕竟当晚比赛,第二天清早回G市,根本没有见面的时间。

        结果第二天B市下了大雪,航班直接推到隔天。

        蓝雨刚输了比赛,谁也没出去逛的心情,就通通窝在酒店里打游戏。单单喻文州穿戴整齐出门了,黄少天知道他是去见那姑娘,什么都没说。

        要说黄少天对那姑娘的怨气,只多不少,天天扰得喻文州疲惫,比赛输了不能全赖她头上,但也绝脱不开关系。

        更多的还是私人感情吧,有种自己最好的东西被别人分去的感觉,黄少天真是宁可承认自己小心眼了。

        还有啊,喻文州心怎么就这么软呐?

        当然了,这也是他的优点之一。

        但就不能干脆跟那姑娘划清界限么,做什么事都留余地的特性在这种时候尤其恼人。

        黄少天胡思乱想着,打游戏也不专心,一不留神输了手上这局,干脆退了游戏。

        扭头看了眼还在飘雪的窗外,天空是铅灰色的,沉重得像要压下来,比不了G市冬季干干净净的天空。

        喻文州回来时,黄少天正在午睡,迷迷糊糊地招呼了一句:“你回来了。”刚要再阖眼却注意到喻文州在搓手,一个激灵坐起来大声问:“文州,你手怎么了?”

        “呵,没什么,那姑娘爱玩,陪她堆了个雪人。”喻文州轻描淡写地说,可被雪水浸得冰冷刺痛的双手让他忍不住蹙眉。

        “你出门时不是戴手套了么。”黄少天捉过喻文州的双手,贴在自己的脸颊上温着。

        “嗯,是戴了,但那姑娘没戴,就给她了。”

        喻文州感到黄少天震了一下,然后手被握得更紧了,掌心传来灼烧的错觉。

        “少天?”很少见这样安静不说话的黄少天,喻文州试探着唤了一声,可黄少天还是什么都不说,只是怕弄痛自己似的一下一下轻轻揉搓着他的手背。

        “怎么了?怎么不说话?”

        我什么都不想说。

        黄少天就直直看着喻文州,眼神干净得好像G市冬季的天空,偶尔蒙上流云,落下细雨。

        你对她这么好,她怎么对你不好?她为什么对你不好?她凭什么对你不好?

        你不要再理她了,你要是狠不下心,我去把她赶走,赶远远的,让她再也不能靠近你。

        我在这,我就在这,我还喜欢你,像以前一样,不,比以前更喜欢你,我会对你好,像你对我好一样对你好,我会一直对你好,所以能不能请你也喜欢我,不用像以前那么喜欢也不要紧,一点点就够了,就一点点,足够让我待在你身边。

        “好了,少天,已经不冷了。”喻文州小心翼翼地把手抽回来,又揉了揉黄少天的头发说,“好啦,别露出这副表情啊,真的不冷了。”

        不该松手的,怎么就松手了呢?




        要说人的感情,真是离奇而又束手无策的东西。

        可以一见钟情,也可以日久生情;原来喜欢的,也许渐渐就不喜欢了;原来不喜欢的,也可以慢慢就喜欢上了。

        喻文州和那姑娘,大概就是最后一种吧,缠着缠着还真就缠出感情了。

        而那姑娘好像也跟着喻文州成熟起来,懂得体谅,懂得迁就了。偶尔发个不需要回复的问候短信,偶尔打个庆祝比赛取胜的电话,偶尔快递来一大包食物让喻文州分给队友吃。

        喻文州就是这样的人,喜欢上他的话,自己也会忍不住想成为更好的人,想成为与他相配的人,想不容置疑地站在他身边。

        黄少天其实是高兴的,他觉得自己应该高兴。

        有情人,终得其所。

        现在,喻文州再提起那姑娘时,嘴角也终于挂上温柔的弧度了,一如他曾经提起与黄少天之间的种种,眼神里含着微微泛亮的萤火,朦胧地隐在夜色中,静谧又动人。

        后来,那姑娘搬到G市了,就在蓝雨附近,说如果喻文州愿意可以一起住。

        喻文州收拾东西那天,黄少天靠在门口问他:“队长,要我帮忙嘛?”

        “不用了。”喻文州拎着两件衣服回头看了黄少天一眼,笑着说。

        “那我先回去啦,你有事叫我。”黄少天说着转身回了对面自己的房间。

        “嗯。”喻文州应着,手上的动作却没停。

        收到抽屉的时候,只是扫了一眼,觉得应该没什么需要带上的东西,视线却恰巧停在压在最底下露出一条细边的浅蓝色信封上,一时想不起那是什么,便抽出来看看。

        「致失忆了的自己的一封信」信封上如是写着。好像是有段时间网上挺流行的东西,没想到自己也玩过。

        打开信封先抽出来的是一张小纸条,「PS:这是少天非缠着要你写的,他自己也写了一封,还不让你看,有机会的话,要让他拿出来读给你听。」

        下一张纸才是正式的信。

        「如果你打开了这封信,先想一下,你叫什么,你要干什么,你潜意识里的感觉是什么,黄少天是谁。

        如果你只想起了“荣耀”,你已经又失忆了。 

        放心,这不是第一次,所以才有这封信。

        而我就是你。

        如果不相信,请写几个字对比一下。

        现在你应该相信了。」

        喻文州读到这里时,忍不住抿着嘴笑起来,自己当时还真依照那个中二得要死的格式写了,然后继续读下去。

        「以下是你失忆前整理的笔记,请务必遵守。

        1. 你叫喻文州,是荣耀联盟蓝雨战队的队长,目标:联赛总冠军。

        2. 你手速向来残得很,不用太在意。

        3. 你是“四大战术”之一,当然,也有人叫你“四大心脏”之一。

        4. 战术笔记在书架上,按时间顺序排列,复盘记录存在D盘,备份在那个黑色的seagate硬盘里。

        5. 蓝雨战队大家的关系一直很好,不用你这个当队长的操心。

        6. 不过卢瀚文还是个小孩子,需要指导的地方还有很多。

        7. 队里有个话唠,其它特征无须赘述,因为你见到就一定能认出他。

        8. 他在场上总是单独行动寻找必杀的机会,而你要做的,便是为他创造机会。

        9. 你不会允许任何媒体质疑他的能力,他就是最好的。

        10. 他和你被称作“剑与诅咒”。

        11. 他不仅仅是你的副队,你的搭档,他是你所珍爱的恋人。

        12. 他难过的时候会很沉默,不要因为他什么都不说就放任不管。

        13. 他害羞的时候,话会变得比平常更多,但耳廓会红。

        14. 他总和叶修掐架,还掐不过,你要帮他。

        15. 他也喜欢你,这是让你比起当年蓝雨夺冠更开心的事。

        16. 你要和他一直一起走下去,向着冠军,向着未来。

        17. 虽然觉得无论你忘了什么也不会忘了他,但还是要提醒你:他是黄少天,黄少天,黄少天,黄少天,黄少天,黄少天,黄少天……」

        “黄…少…天……”

        竟用你的名字写满了剩下的纸,这算不算凑字数?

        “少天。”

        压抑的声调编织出的名字,是叹息,还是呼唤?

        而那些似是而非的错觉,原来真的是恋爱。




全文终




*Postscript:

我什么也不想说……一个狗血失忆烂梗有什么好说的。

被捅得浑身上下都是血窟窿,我就轻轻还个手。

其实,你们不觉得这是个隐HE嘛?

以上,感谢阅读,希望能在下篇中与各位再会。




评论 ( 7 )
热度 ( 6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