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王喻】《雪亮的夜》

*Original:《全职高手》[蝴蝶蓝]

*CP:王杰希×喻文州

*Note:脑洞大破天,私设多如草|OOC


        提到微草与蓝雨的纠葛,大多数人会从第六赛季讲起:蓝雨硬生生断了微草的连冠,不仅在网游里掀起一片腥风血雨,更是自此结下了世仇的梁子。

        而事实上,王杰希和喻文州,在更早的时候便彼此熟识。


        荣耀联盟刚开赛那会儿,职业选手也好,普通玩家也好,飙手速和炫技术是潮流,心脏玩战术的还是嘉世叶秋一家独大,而后辈里有这个潜质的,还都在训练营里蹲着呢。

        彼时的王杰希和喻文州,一个在B市,一个在G市,暖气和包邮的距离,却偶然在荣耀竞技场里相遇,切磋几场便不难发现对方的战术意图相当有趣,简短地聊上几句竟有点相见恨晚的意思,互加了QQ再深究下去,才发现:哦,原来你也是训练营的学员啊。

        循序渐进的过程相当普通而顺理成章,先是一本正经地看职业联赛录像,交流分析前辈的战术排布,后来渐渐带上了生活气息,随口问问吃了么吃的什么好吃么,再后来甚至可以插科打诨,拿着南北差异互相调侃。


        至于第一次会面,不是跟队蹭常规赛的冷板凳坐,也不是观摩前辈的总决赛,甚至不是训练营的友谊赛,总之没有任何宿敌间应有的“命运使然”的意味,随便得跟网友线下面基似的,嗯,其实就是面基。


        第二赛季的冬季转会窗口期,各站队的训练营给学员们放了一周的假,想回家的可以回家,不想回家的训练营宿舍照常住着。

        只不过当年蓝雨训练营的条件还不怎么好,没有空调,冬天里一觉醒来冷得跟冰窖似的,不是饿醒,也不是被尿憋醒,是冻醒。

        喻文州缩在被子里把自己裹成了条紫菜卷,从脖子边的丁点缝隙里伸手出去够手机,够到了立马“嗖”地缩回来,抖抖抖,胳膊抖暖和了才又把手机从下巴底下的被缝里挤出来,再伸出两根手指头划屏,多一点都不带露出来的。

        刷新了下微博主页,最上面那条竟然是王杰希昨晚po的“大家在休息室吃冰棍儿”,还有图有真相,看得喻文州又是一抖,简直人干事。

        好友状态显示在线,喻文州不假思索地发了条私信过去,「好想去你们北方吹暖气啊^^」。

        王杰希瞪着这条私信想了一分钟,不知道该不该吐槽告诉他:暖气是里面灌流动热水的金属散热片,没有出风口,不能吹。最后还是发了句玩笑,「来呗,请你喝豆汁儿」。

        谁能料到一向打着乖乖牌的喻文州竟来了场说走就走,上网订了张折扣机票,隔天就空降在B市,下飞机之后才联系王杰希,还特别心大地发的QQ消息,也不怕对方一不留神忽略了。

        「我来了^^」

        「在地铁上,估计再有1个小时能到微草」

        王杰希对着电脑屏幕寻思了好一会儿,觉得喻文州不像是拿这种事开玩笑的人。

        「在A出口等你」


        王杰希没费多大劲儿就从人来人往的地铁站里找出了喻文州——穿得最少抖得最狠的就是。

        其实,都在训练营乱糟糟的集体照中出过镜,样子还是记得七八分的。

        只是对于王杰希来说,喻文州的形象竟与自己想象中分毫不差,多少还是有点入戏,以至于开口第一句就是,“你自个儿跑这老远,你爸妈知道么?”

        是了,那会儿王杰希才刚满18周岁,喻文州就更小了,16岁,刚领到身份证的准成年人,身高才1米7多点儿,乌黑的头发软趴趴的,显得特别乖,和重点高中里的模范生一模一样,可心里死主意贼正,蔫淘闷作的类型。

        喻文州被劈头盖脸地这么一问,顿时也有点愣,目光从王杰希的左眼扫到右眼,再从右眼扫回左眼,一连好几个来回才慌慌张张地回了一句,“实在抱歉,我到底应该看你哪只眼睛?”

        不合拍啊。

        好在后来还是说清楚了,喻文州这次来B市是跟家里打过招呼的,而王杰希的眼睛,看哪只都成,但如果你非要两只一起看,那么你也会变成大小眼,喻文州亲测。


        带喻文州到微草时,已经是晚饭时间,路上王杰希问他想去哪玩,他缩着肩膀捂着嘴巴回道:“天这么冷,就别出门了吧。”风太大王杰希没听清楚,就又问了一遍,喻文州这次松开捂嘴的那只手,迅速地吼了一句“哪也不去”,再捂回来,但还是不可避免地灌了一口冷风,透心凉。不怪喻文州娇气,跟B市零下二十几度刮刀子似的寒风一比,G市的冬天就是温暖如春!

        结果他俩就真的哪也没去,连晚饭都是在微草食堂解决的,主要原因是喻文州一进微草就黏在暖气上,任王杰希怎么扒都扒不下来。

        王杰希的室友正好回家了,空出来的床给喻文州睡,喻文州这才有生以来第一次从容地脱下秋裤从容地钻进被窝从容地躺平。不用缩在被窝里边抖边把秋裤蹭下来,生活竟是如此美妙!北方冬天的被窝一定是天堂设在人间的分店!!!

        洗漱完从卫生间走出来的王杰希,看到直挺挺地躺在床上且表情庄严肃穆的喻文州,直觉不要问他正在想什么。

        “喏,屋里干,你多喝点水,省得上火。”王杰希说着给喻文州倒了杯水搁在床头柜上。

        “谢谢。”喻文州微笑应着,却没端起来喝一口。

        南方冬天睡前禁止行为NO.1,喝水,否则,晚上起夜跑厕所,那酸爽难以置信。

        北方冬天睡前建议行为NO.1,喝水,否则……

        暖暖和和地睡了一觉的喻文州,是被从走廊传来的打闹声吵醒的,他翻了个身,被子边沿抖了条缝,竟然一·点·也·不·冷!

        说实话,喻文州的睡相不怎么好,愣是被G市冬天的魔法攻击改掉了蹬被子的习惯,现下加上了暖气buff,全方位保护,怎么睡都不怕!

        隔壁床的王杰希早喻文州醒了十几分钟,听见他翻身的声音,便伸长了胳膊拍了拍他问:“你要起床么?反正休假,想多赖一会儿也行。”

        “……”

        喻文州张了张嘴,才发现嗓子干得厉害,根本说不出话。

        那边的王杰希刚听着个嘶哑的喘气声,就明白怎么回事了,咳,无知的南方人啊。

        王杰希下床走过去,伸手把喻文州拉起来,又把昨晚搁在床头柜上的那杯水递到他嘴边,“让你喝水你不听。”

        喻文州依旧说不出话来,只是就着王杰希的手,端着那杯凉白开“咕咚咕咚”灌下去,才感觉好了不少,刚向王杰希投过去一个感激的目光,突然觉得鼻子凉飕飕的,而王杰希也瞬间惊讶地瞪大了眼睛,那画面太美我们都别看了。

        又是一阵手忙脚乱才消停,喻文州鼻子里塞着两团面巾纸,讪讪笑道:“我没想到屋里会这么干。”

        “……”

        王杰希觉得自己有义务给这位小自己两岁的后辈科普一下北方冬天的生存守则,不然他真能分分钟干出用舌头舔铁栅栏的蠢事来。

        喻文州自觉这沉默有点诡异,坐在对面的王杰希竟还露出一副痛定思痛的表情,赶紧找了个话题,“那个……刚才走廊里挺吵的,怎么回事?”

        叩叩叩——

        “大眼儿,大眼儿,昨晚雪下老大了,快出来打雪仗!”

        就是这么回事。

        喻文州一听见“打雪仗”这三个字,登时来劲儿了,鼓动着王杰希要去,还口口声声说什么自己经验丰富,每年G市下雪的时候都会打,还摸索出一套战术来。

        王杰希瞄了眼正兴冲冲地穿毛衣套秋裤的喻文州,“你就打算穿这个出去?”

        喻文州没觉得哪里不对,顺畅地点了点头,还连说了两个“嗯”。

        “冻死你丫。”

        后来喻文州是穿着王杰希的棉裤和羽绒服出去的,王杰希则套了两条羊毛裤,又从衣柜里翻倒出一身军大衣,喻文州那条秋裤和款式还挺时髦的大衣则被嫌弃地丢在了一边。

        虽说那时候王杰希已经是一米八的个子了,但也是刚拔高抽条的年纪,整个人只往竖了长,大一号的衣服套在喻文州身上也没有特别违和,裤腿和袖子有点长,但肩线和腰身还不至于松松垮垮的。

        喻文州站在穿衣镜前看了看裹得跟个球似的自己,不禁问:“至于么?”

        王杰希伸手把羽绒服的兜帽给他扣上,“至于。”

        从宿舍楼到打雪仗的小操场还有一段距离,喻文州和王杰希并排走着,脚踩进没过鞋面的厚雪地里的感觉挺新鲜的,像踩在沙滩上,站不太稳,第一次穿厚厚的棉裤不太习惯,膝盖不怎么好打弯,说话时的水汽会从围巾上面冒出来,挂在眼睫和眉毛上,结出一层薄薄的霜。

        王杰希偏过头问,“冷么?”

        喻文州笑着摇摇头,“幸亏穿了你的棉裤。”

        没走一会儿就能听到小操场那边传来的吵闹声,喻文州下意识地加快了脚步,却有种不祥的预感。

        喻文州曾经历过的雪仗是这样的:

        “嘻嘻嘻嘻嘻,你来打我呀~”

        “嘿嘿嘿嘿嘿,你等着~”

        然后小心翼翼地握个小雪团,在空中画着抛物线,慢悠悠地丢过去。

        “哎呀~”

        “别跑~”

        而眼前的场景却是:

        “哗嚓!敢偷袭老子?!给我逮住了往死里干!”

        “嘛淡!敢不敢单挑?!群喽我一个算什么能耐?!”

        一群人操着脸盆铲子,叮嘞咣啷地上,嘁哩喀喳地撤,直接把人按雪地里往领口里灌。

        “嗷嗷嗷嗷嗷!”

        “吼吼吼吼吼!”

        王杰希戳了戳愣在原地目瞪口呆的喻文州,问:“还想打么?”

        喻文州僵硬地扭过头,用眼神表达自己的三观已被颠覆。

        “那我们吃饭去吧。”王杰希说完便拉着喻文州往食堂走。


        吃完饭,喻文州表示还是不太想出门,回宿舍打荣耀好了。

        进了屋,像脱战甲一样扒下身上的行头,换上室内可以穿的单衣,又是一条活蹦乱跳的好鱼(x),手指夹着张账号卡在王杰希面前挥了挥,算是挑衅。

        微草训练营宿舍的房间没有配电脑,要打还得去训练室,喻文州披了件外套跟着王杰希下楼,拐去了训练室。

        可到了训练室却发现门锁着,看来是假期不开放。

        王杰希拧了拧门把手无果,转过来问站在两步之外的喻文州,“要不我打电话给负责人?”

        喻文州闻言笑着摇了摇头,“那就算了吧。”说完转身要带着王杰希往回走。

        王杰希跟着走了几步,终于忍不住快几步赶上去和喻文州并排,“话说,你来微草不会就是想换个地方打荣耀吧?”言下之意:你到底是来干嘛的。

        喻文州没想到王杰希会问,没提前编好搪塞的理由,望着挑起一边眉毛的王杰希,注意力全放在他那两只竟然刚好变得一样大得眼睛上,愣了片刻,耸了耸肩,继续走。

        王杰希确信喻文州这反应不对劲儿,不如说从他突然决定跑来B市就透着一股子诡异。

        一路沉默地回了房间,喻文州往床上一趴,伸手从装行李的双肩包里摸出个浅蓝封面的本子,拆下夹在封面上的圆珠笔,从中间翻开一页空白的,便开始写写画画。

        王杰希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决定不去管他。喻文州这个岁数的少年啊,正处于中二病复发的阶段,别看平日里一副成熟稳重的模样,犯起病来就是晚期。王杰希又觉得没事儿跟着喻文州操心的自己,也是病得不轻。

        随手从书柜里抽了最新一期的电竞之家躺在床上看,几下翻到荣耀相关的版面,其中的内容王杰希已经看过几遍,但还是习惯如此打发时间。

        翻到季后赛入围站队预测那版时,忙着假正经的喻文州合上了本子,发出一个迟疑的,“我……”

        王杰希听见,明白喻文州是忍不住要说了,勉为其难地扮演一次知心哥哥的角色。把杂志扣在胸前,仰躺着进入洗耳恭听的状态。

        直视着头顶的白色天花板等了半天,也没听到下文,王杰希一扭头,发现喻文州这小子竟然闭上眼秒睡了?!骗鬼呢?!

        “我又差点不及格……假期前训练营的测试。”喻文州压低了嗓音,像是喃喃自语。

        竟然还玩说梦话这招?幼稚不幼稚?!

        许是喻文州的语气太苦情,王杰希没拆穿他假睡的把戏,静静听着。

        “说不定下次测试,就真的被淘汰了……还不如主动退出……”

        “不会的。”王杰希抢在他话语后的片刻空白,插进了这么一句,“不会被淘汰的。”

        “呵呵,说得像你真会算命似的,我差点就信了。”喻文州勾着嘴角笑起来,眼睛却固执地闭着。

        哎嘛,你装睡能不能装得专业一点?这怎么还带对话的?!

        王杰希忍不住腹诽,却还是不动声色。

        喻文州停顿了片刻,估计王杰希不会再说什么了,便自顾自地讲下去:“蓝雨训练营里,有很多厉害的家伙啊……那个黄少天、”说不下去了似的停住,换成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其实不止蓝雨训练营,微草有你,听说嘉世出了个叶秋一手带出来的神秘选手,霸图也重点培养了个新人……我恐怕……”

        这话暗示意味太重,听来还觉得有点可怜,王杰希忍不住反驳,“别瞎说,你好着呢。”

         喻文州这次却没搭腔,王杰希只好继续道:“嘉世和霸图我不清楚,但你说的那个黄少天我交过几次手,横冲直撞的毛头小子,空有手速和操作,对战意识还嫩得很。即使是和他一对一单挑,你也不见得会输,战术和控场是你的优势,别装可怜啊你。”

        这回喻文州不仅没答话,连笑都没笑一下,这让一向自觉懂他的王杰希也有点拿不准了,只好又起了话题,“其实……放假前,站队刚刚下达的通知,不出意外的话,我下个赛季就会出道,以职业选手的身份。”

        话说出来,王杰希又有点后悔——这怎么听着像炫耀,偏偏在喻文州处于低谷的时候说,是不是傻——可已经说开,只能硬着头皮说下去,王杰希一挺身坐起来,转向喻文州郑重其事地说:“我在赛场上等你。”说完觉得自己这句还挺燃,喻文州如果不接个“到时候战个痛快”就太毁气氛了。

        结果等了半天,只等到喻文州舒缓而安稳的呼吸声——嘛哒!这小子竟然真睡着了?!

        王杰希顿时觉得有点憋气,跟叶秋听说了“微草有棵好苗子”特意跑来和自己约竞技场,结果轻而易举地把自己打了个落花流水还一笑而过的时候,差不多一样憋气。却又无处发泄,只好灰头土脸地走过去,帮喻文州盖好被子。


        喻文州也没想到自己会真睡着,可能是最近心理压力太大,终于放下了的原因,这一觉竟睡得格外沉,再睁眼时,屋里的光线已经暗下来,只有王杰希书桌上的台灯发出一团毛茸茸的橙黄亮光。

        “呃……我睡了多久?”喻文州开口嗓音还有点哑。

        王杰希放下手上的事,起身帮他倒了杯水,“差不多到晚饭点了。”

        喻文州接过杯子喝了两口,回了句谢。

        “饿没?”

        “有点。”

        “起来吃饭去吧。”王杰希拿回杯子放书桌上,抬手又把棚灯打开,“对了,又下雪了,穿厚实点儿。”

        白晃晃的光线照得喻文州不禁眯起眼,又被王杰希丢过来的羽绒服胡乱蒙住了脸,迷迷糊糊地应着。


        天是一直阴着,到了傍晚又下起雪,天空泛出偏粉的颜色,在接近地平线的地方又沉淀成绛紫色。雪下得挺大,却没有风,四下里安安静静的,只有脚步踩在新积的雪地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

        喻文州深低着头,避免雪花落在脸上,眼前就只有脚下这一小片,纯粹是跟着王杰希走。

        “谢谢。”

        “谢什么?”

        “没什么……”喻文州抿着嘴笑起来,却还是有雪花钻进唇缝,凉丝丝的,错觉有点甜,“赛场上见。”


        B市的糟糕天气已经持续好久了,不是刮风,就是下雪,天阴得像随时能压下来,可到了这天夜里,却意外地转好,仿佛积攒的风雪通通散去,露出月明星稀的晴朗夜空,在茫茫雪色下明恍若白昼。

        此时此刻,远在G市的少年又跟着魏老大在网游里上蹿下跳地抢了个野图Boss,H市的少女郑重接过那张原本就为她而准备的账号卡,而另外那个即将成为她好友的少女却不得不接受自己要操作一个男号的使命,W市的少年开着前辈的比赛视频研究战术还不知道自己将因此位列进一个神奇的小团体,而与他齐名的那位少年已经遵从严苛的作息时间安然入睡,同在B市的少年已内定成为战队新阵型的主力,准备和王杰希并肩作战的那个少年还没能接到出道通知依旧在训练营中打磨,而X市的少年还在等他的搭档。

        荣耀职业联盟,将迎来第一个黄金时代——最漫长艰苦的岁月孕育出的,最好的时代。

        在这雪光照亮的夜里。


全文终


*Postscript:

没想到我竟然真的把这篇写出来了!

怎么说呢,全程处于OOC的边缘……我就是想写写当年还未肩负微草的王杰希,和还未成为蓝雨基石的喻文州。幼稚、不懂事、冒失,有着最远大的梦想,和最接地气的生活。

希望没有辜负自己努力塑造成这样的角色形象,更希望你能够感悟到“啊,他们并不是生来便站在巅峰”之类的讯息。

如果能够因为这样不成熟的他们,而鼓励自己努力成长的话,那是再好不过了。

以上,感谢阅读,希望能在下篇中与各位再会。


评论 ( 8 )
热度 ( 16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