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Hobbit|TL】《你是我写过最美的情书》

*Original:《TheHobbit》[Warner Bros.]

*CP:Thranduil×Legolas

*Note:亲情向|脑洞大破天,私设多如狗|OOC

 

 

 

       Thranduil原本是想要个女儿的,一位乖巧漂亮的精灵公主。

       这样纤细的心思似乎并不适合这位傲慢得高不可攀的精灵王,他也不曾表露过半点对Elrond的羡慕,只有在他命令侍从在阳光充足的露台上用花藤扎一只秋千时,或者命令裁缝使用花纹靓丽的布料时,才会被娴静温柔的王后察觉。

       “哦,Thranduil,别这么心急,我倒觉得我们亲爱的绿叶会是个聪明活泼的小王子。”王后轻抚着隆起的腹部,慢步走近,而后被沉默地揽入遮风的长袍衣襟中,裹着不经言说的体贴。

 

 

 

       “陛下,是位健康的小王子!”

       侍从耐着狂喜而小心翼翼地用镶金边的翠绿丝绒毯子将新生儿抱到Thranduil面前。

       既不乖巧,也不漂亮——这是他对Legolas的第一印象。彼时幼小的婴孩蜷缩在他宽大的臂膀中,紧闭着双眼嚎哭,一张小脸皱巴成一团,加上稀疏的浅金色毛发,活像一只没长成的小猴子。

       即便如此,Thranduil仍垂头在他额前落下一吻——Legolas,我亲爱的绿叶。

 

 

 

       其实,几岁时的小绿叶在王后的照顾下还算乖巧,穿着莓粉色的丝质衣裙,倚在她柔软的臂弯中,随着她动听的歌声咿咿呀呀。

       “A…A…”

       “哦,Legolas,你想说什么?”王后闻声停下了歌谣。

       “DA&%…A*#…A…”小绿叶在她怀里又是蹬腿又是挥手,粉嘟嘟的小嘴张张合合,勉强吐出些不成词的音节。

       他这可爱的笨拙模样逗得王后忍俊不禁,“或许这对你来说还太早了,Legolas,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呀。”

       可小绿叶仍坚持不懈地发出断断续续的声音:“A…&A…A¥#da…Aa…da*@…”

       既然他喜欢说话,王后便也乐意逗着他玩,将他转了个方向面对自己,俯身凑近了问:“什么呀?你想说什么呀?”

       “Ada!A…A*&2)…”

       “天啊,我没听错吧,你是刚刚在喊Ada么?Legolas,你是在喊Ada么?”王后激动地抱起他,反复确认。

       被举高高的小绿叶开心地咧嘴笑出了两个小小的酒窝,“Ada...A!...da!”

       “Thranduil,你不会想错过这个!快听,Legolas在喊你呢!”王后一边呼喊着,一边抱着小绿叶快步跑到精灵王处理公事的房间。

       听到吵闹声,从公文书卷中抬起头的Thranduil正对上伸着小手让他抱的小绿叶,身后是一脸兴奋的王后。

       “什么事?”Thranduil放下手中的羽毛笔,好整以暇地望着这对突然闯入的母子。

       “Legolas,快喊Ada呀。”王后提醒着轻轻晃了晃小绿叶。

       “A…A…A…”小绿叶拼命往前伸着手,想要抱抱,偏偏Thranduil无动于衷地坐在那里,刻板的面容一如往常,像岩壁上的雕塑,结着千年不化的冰霜。

       “咕呜……呜……”讨不到抱的小绿叶小嘴一抿,喉咙里发出些委委屈屈的呜咽,湖蓝的眼里蒙上一层水汽,眼瞅着又要嚎啕大哭的架势。

       王后见状赶紧举着他往Thranduil面前又凑了凑,“哎呀,Thranduil,你快抱抱他嘛,你看他又要哭了。”

       “无聊,我还有事要、”

       “Ada!”

       Thranduil清冷的话语被一声响亮的呼唤打断,镇定如他也一时忘了该作何反应,只能下意识地从王后手中接过“张牙舞爪”的小绿叶,宠溺地抱在怀里,他一定不知道自己此时的表情有多不像他。

       被Thranduil抱着的小绿叶顿时破涕为笑,抓着他垂到面前的金色发丝玩耍,那双闪若仲夏繁星的眸子,弯弯笑着,比这密林中最珍贵的白宝石还要美丽。

       “Legolas,你刚刚喊我什么,再喊一次。”Thranduil摆着一本正经的表情明知故问。

       可小绿叶似乎被他的发丝吸引去了全部注意,缠在指间绕圈圈,完全不理会他的要求。

       Thranduil只好把他又抱高一点,恰好能与自己对视,“乖,Legolas,再喊一次Ada。”

       这是Legolas第一次从这个角度看Thranduil,新奇的视角让他忍不住伸出软乎乎的小手去碰精灵王那冷酷尖削的脸颊。

       Thranduil快要失去耐性了,也许刚才Legolas只是凑巧发出个极像“Ada”的音节,毕竟他还那么小,怎么可能……“Ada!Ada!”

       与此同时,Legolas捧着Thranduil的脸蹭过去,肉嘟嘟的小鼻子抵着他的下巴,黏人的不得了。

       被晾在一边的王后终于看不下去,又气又笑地开口道:“我简直要嫉妒你了,Thranduil,Legolas他甚至还不会喊Nana呢。”

 

 

 

       Legolas甚至还不会喊Nana呢……   

 

 

 

       “陛下,小王子一直哭,不肯睡。”侍从战战兢兢地站在门边报告,低着头等候指示。

       沉默了许久,Thranduil才将空酒杯搁在窗台上,回身吩咐道:“把他抱到我房里来吧。”

       趁着侍从去接Legolas的功夫,Thranduil迅速地去洗了个澡,换上干净的睡袍,褪去了一身的血气和酒气,这才从侍从手里抱过嗓子都哭哑了的小绿叶。

       “Legolas,我的绿叶,不哭了,Ada在这,乖,不哭。”

       月光穿过薄纱窗帘,落在Thranduil身上,顺而将孤零零的剪影投在地面上,冷冷清清的,唯有他怀中幼弱的小生命,抱起来暖融融的,如冬日午后的晴好阳光般,让人舍不得放手。

       啼哭了大半夜的小绿叶也终于安静下来,依在Thranduil胸口沉沉睡去。

 

 

 

       即使是伟大的精灵王,密林的主人,Thranduil,也难免有软肋。当这软肋被折断时,更难免心痛抑郁。

       好在王后的逝去并没有让他消沉太久,连他自己都没料到,充当了他的铠甲的,竟是此时在他怀里不安分地拱来拱去的小精灵。

       “Legolas,你饿了么?”Thranduil的目光没有离开桌上的公文,空出左手拍了拍小绿叶。

       “啊啊……咯咯……”小绿叶依旧在Thranduil怀里扭来扭去,嘴里发出些意味不明的的音节。

       “Legolas,你到底是怎么了?什么意思?”Thranduil终于放下公文,低头询问地看向小绿叶。

       “嘎咿~咕咿~”小绿叶冲着Thranduil嘟起嘴来,伸出小手去抓他的鼻子。

       无奈的Thranduil转向站在身后的侍从求助,“他这是怎么回事?是饿了么?”

       当爹的都不懂,侍从哪里会懂,只是时机正好……侍从不假思索道:“小王子刚刚吃过果浆应该不会饿,只是……已经到午饭时间了,小王子也许是见陛下还没有去吃饭才闹的。”

       如果侍从不是垂着头,大概能看到Thranduil的眉毛和嘴角微弱地抽搐了两下,像是一个强忍住的微笑。

       “好吧,Ada去吃饭,Legolas别闹了。”Thranduil说着起身往餐厅走去,还不忘抱上小绿叶。

       直起身的侍从望着精灵王抱着小王子走远的背影,长出了一口气——似乎掌握了督促陛下吃饭休息的新方法。

 

 

 

       “陛下,已经很晚了。”

       “嗯。”

       “陛下,小王子应该是困了。”

       “嗯,你带他去卧室睡吧。”

       Thranduil刚要把小绿叶递到侍从怀里,就听他发出响亮的哭声:“呜哇——不,不……呜……Ada!……Ada!”吓得Thranduil赶紧把他抱回来,“好,好,Ada哪也不去,Ada和Legolas一起睡。”

       已经困得睁不开眼的小绿叶死死搂着Thranduil的脖子,他只好低声对侍从吩咐:“把公文整理好,我明早继续看。”

 

 

 

       

       “陛下,您要不要休息一会儿?厨师准备了下午茶和……”

       “不用。”

       “陛下,小王子可能是在这屋子里待腻了,想出去玩。”

       “哦,那你带他去花园……”

       话才说到一半,Thranduil就感到怀里的小绿叶揪紧了他的衣襟不放,那双水汪汪闪亮亮的大眼睛直盯出他的罪恶感。

       “咳咳,好吧……Legolas和Ada去花园散步好不好?”

       “袄(好)!”

       Thranduil揉了揉眉心,抱起小绿叶往花园走。

       “顺便把下午茶拿到花园去吧,还有Legolas的果浆,他或许会饿。哦,再拿一条毛毯来,今早下了雨,Legolas穿得太少会着凉的。”

 

 

 

       等到之前裁缝用花纹靓丽的布料准备的衣裙都不合身了,又用鹅黄和翠绿的布料做了几套衣裤,小绿叶也开始显出孩童的顽劣脾性。

       步子还迈不稳呢,就开始到处爬上爬下,经常拽着精灵王华美的袍子和披散的长发攀到他肩头去。

       Thranduil放纵他折腾,总是不恼不怒地继续处理公事。仅有一次,小绿叶调皮咬了他的耳尖,Thranduil提着小绿叶的领子把他从肩膀上拎到面前,不轻不重地斥责一句,“不许咬”,然后让他坐在自己的腿上。

       小绿叶摸摸自己圆圆的耳朵,又抬头看看Thranduil尖尖的耳朵,不死心地揪着后者的衣襟还要往上爬。

       “Legolas,别闹了,Ada还在工作。”Thranduil按着小绿叶的脑袋制止他,后者却固执地用头较劲。

       “Ada,不一样…耳朵。”小绿叶磕磕绊绊地说出这不成句的话,难得Thranduil听得懂。他撤了手上的力道,转而把小绿叶抱起来,耐心解释道:“你还小,长大就和Ada一样了。”说着轻轻捏了捏小绿叶圆圆的耳朵。

       “什么时候……Legg、Legolas,才……长大?”小绿叶不甘心地抓住Thranduil的手追问。

       而Thranduil只是简短而深奥地回了一句:“不急。”

 

 

 

       Legolas渐渐长到人类孩童四、五岁的模样,已经能满地乱跑了,愈发活泼好动,而且又是刚懂事对什么都好奇的年纪,比起时时腻着Thranduil,很多时候是被侍从跟着满王宫大殿的跑。

       公务缠身的Thranduil自然没空一直陪他,只有在餐时和睡前才会和Legolas一起,不过仍不断向侍从询问他的状况。

       这天,Thranduil刚遣退了来汇报密林中情况的巡逻队卫兵,思量了一下已是午饭时间,便回头问侍从:“Legolas在哪里?”

       “陛下,小王子正在露台上玩秋千。”

       “他吃过午饭了么?”

       “应该还没有。”

       Thranduil顿时皱紧了眉,“你们是怎么照顾Legolas的,都什么时候了,还不带他去吃饭?!”

       侍从见精灵王要发怒,急忙回道:“陛下,我们已经提醒小王子好几次了,但是他说要等您一起吃,不然就不肯吃。”

       Thranduil也不能再怪罪侍从什么,从王座上站起,亲自去找Legolas。

       还没走上露台,就听见上面吵吵闹闹的,Thranduil不禁加快了脚步,紧接着便看到两个负责照顾Legolas的侍从正仰着头,围着秋千团团转。

       “王子,快下来!上面危险!”“王子,求你快下来!如果让陛下看见,要责罚我们的!”

       Thranduil抬头望上去,正看见顺着扎秋千的花藤爬到半空中的小绿叶,失声惊呼,“Legolas!”

       而小绿叶也看到了刚刚走上露台的Thranduil,一边喊着“Ada!快看我爬得高不高!”,一边挥手,可他还不够强壮到能靠一只手拉住花藤,后半句话几乎是在摔落的过程中喊出来的。

       侍从站的位置有点偏,刚好错开了Legolas摔落的角度,眼瞅着要赶不及,只感到身边刮过一阵疾风,转眼便看到几步跑过来的精灵王将小王子稳稳接进怀里。

       完了。

       在场的侍从脑海里齐齐闪过两个大字——出了这种意外,精灵王是一定要发怒了。

       哪料到一片暴风雨前的寂静中,小绿叶搂着Thranduil的脖子,在他脸上“吧唧”亲了一口,“Ada好厉害!”

       转瞬,风平浪静。

 

 

 

       诺大的宫殿也已经满足不了小绿叶的好奇心了,他想到林子里去,可Thranduil不准,即使有侍从和卫兵陪同也不行。

       然而,Thranduil也不愿看到小绿叶坐在秋千上,晃着两条小短腿闷闷不乐的样子。

       “Legolas,去穿上你的斗篷,我们要到林子里去。”

       “真的?”

       “当然。”

       密林里正是秋季,树木植被的叶子由绿转红,野生的浆果也将近成熟,这几千年来更迭反复的景象在Thranduil看来不过是寻常,却让Legolas新奇得惊叹不已。

       原本乖乖窝在Thranduil怀里的小绿叶,手脚并用地爬到大角鹿的头顶,驯良的生灵并未抵触,甚至将头抬得更高好让年幼的精灵王子坐稳。

       “Ada,Ada!那是什么?”小绿叶突然兴奋地指着路径旁的一处树杈大叫起来。

       Thranduil顺着他指的方向略微瞄了一眼,轻声回道:“那是松鼠。”

       “它手里还拿着小石子!”

       “那不是小石子,是坚果或者树子,它在为即将到来的冬季储备粮食。”

       “冬天快来了么?”小绿叶眨着闪亮亮的大眼睛回头问。

       “是的。”Thranduil微微点了下头。

       “Legolas又可以玩雪了么?”

       “当然,如果天气不太冷的话。”

       “为什么Ada可以在雪上走,可Legolas总是掉进雪堆里?”

       似乎是想起了Legolas第一次玩雪时陷在雪堆里挣扎不出的滑稽模样,Thranduil忍不住勾起了嘴角,“你还小,步伐还不够轻盈,等你长大了,就可以在雪上走了。”

       小绿叶隐约记得Ada曾用类似的话语回答过别的问题,一时又想不起来是哪个问题。恰好路过溪流,被新事物引去注意力的小绿叶又兴奋地大叫起来:“Ada!你看!松鼠在游泳。”

       “那不是松鼠,是水獭。”

       “啊!水獭不见了!”

       “它是潜到水里觅食去了。”

       密林里的一切,对于小绿叶来说,都是那么的美妙而神奇。他喜欢一直穿着雍容繁琐的长袍的Ada换上轻便的骑装,步行或乘着大角鹿带自己到林子里去,他喜欢听Ada用冷静平和的语气讲林子里的事:那些关于每年春天密林里都会有许多新的树生根发芽,因为松鼠记不得它们把树子埋在哪里了的事;那些关于水獭睡觉时会紧紧拉手,以免被水流冲散的事……那些漫长时光积累下来的一切可以亲密诉说的细节。

       小绿叶又不安分地顺着鹿角爬到更高的地方,伸长了手臂去够头顶的树梢。

       “Legolas,你要什么,Ada可以帮你……”

       Thranduil的话还没说完就见小绿叶摘了一小簇带红叶的浆果,又倒退着爬回来,“Ada!送给你!”

       说实话,这着实算不上什么贵重体面的礼物,但Thranduil只是怔了一下,便默许Legolas将那簇浆果与红叶别在他的王冠上。

       那天他们回到王宫时,Thranduil的形象实在太过狼狈,侍从们都只能低着头强忍住笑意——高贵而精致的王冠上缀满了Legolas在密林里发现的“宝贝”,衣襟和袖口还结着干涸的泥浆,是他们路过湖畔时,Legolas太过激动而栽进了泥坑里,被Thranduil抱起来后,在他胸前蹭干净了脸。

       晚餐后,小绿叶很快就困了,大概是白天在林子里玩累了的缘故,差点在洗澡的时候就睡着沉到池子里去,等到被Thranduil捞出来擦干净抱进寝室时,已经睁不开眼睛了。

       “Ada……”小绿叶揪着Thranduil睡袍的前襟轻声唤道。

       “嗯。”Thranduil拥着小绿叶躺在宽敞的大床上,帮他拉好了被子。

       小绿叶又往Thranduil怀里挤了挤,用带着软软鼻音的语气小声问:“我们明天……还可以去林子里玩么?”

       “白天不行,Ada要接见长湖镇的使者。”Thranduil平静地陈述着,即便看不见小绿叶的脸,也能想象出他此时失望地嘟起了嘴的模样。“但如果Legolas白天乖乖听话不淘气闯祸的话,夜里我可以带你去湖畔看星星。”

       听到如是承诺的小绿叶顿时睡意全无,恨不得今晚就去似的,一骨碌滚出Thranduil的怀抱坐了起来,“好!Legolas一定乖乖!Ada要说话算数!”

       “当然。”Thranduil抬起手揉了揉小绿叶的头,“你今天已经很累了,Legolas,快睡吧。”

       “嗯,这就睡。”小绿叶应着爬过去俯身亲吻Thranduil的脸颊,“晚安,Ada。”然后掀开被子钻回他怀里。

       “晚安,Legolas。”Thranduil微微低头,在小绿叶的额前落下一吻。

       长夜静谧,微风与虫鸣交织成曲,远处边界有值夜的卫兵低吟的歌谣。

       “……Ada?”

       “又怎么了?”

       “我们明天可以带弓箭出去么?我想学习打猎。”

       “呵呵,Legolas,你还没有一把成年精灵的弓高呢。而且,夜里也不适合打猎。”

       “那后天呢?后天我们可以去打猎么?”

       “……不急,等你长大再说。”

       “Ada,我什么时候才能长大?”

       “……”

       “Ada?你睡着了么?”

       “……”

       “好吧,那我就再等等……如果Ada陪Legolas一起等的话,再多等一会儿也行……”Legolas喃喃念着阖上了双眼。

       Thranduil不动声色地抱紧了怀里的小绿叶,听他安稳的心跳融进自己的胸腔——来日还长,愿你慢慢长大,Legolas,我亲爱的绿叶。

 

 

 

全文终

 

 

 

*Postscript:

如此腻歪的一篇……写完我已经什么都说不出了。

有子如叶咂,夫复何求!!!

以上,感谢阅读,希望能在下篇中与各位再会。

 

 

 

评论 ( 3 )
热度 ( 95 )
  1. 第一明君HScratch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