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上的尤里|维克托水仙】《对方十五岁,我会被判几年》

*Original:《Yuri!!!on ICE》[MAPPA]

*CP:维克托水仙 | 27岁×15岁

*Note:一口邪教安利吃的措不及防 | bug满天飞

 

 

 

       “维恰,总是把头发扎这么紧的话,会提早面临发际线危机的。”维克托说着要去解他的发绳,却被少年歪着头躲过。

       “你超啰嗦欸,大叔。”维恰不耐烦地从维克托抬起的手臂下钻过去。

       大……叔……?

       隐约听到了自尊心碎裂的声音。

       二十七岁而已,就要被叫大叔了???不应该是这样的吧?!?!?!毕竟是把全世界迷得七荤八素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啊!

       维克托用力摇了摇头,回过神来发现维恰已经朝着更衣室的方向走出去好远,俨然没有把自己一瞬的心碎放在眼里——啧,十五岁的臭小鬼,一点都不可爱。

 

       下午的训练就此结束,维恰迅速地冲了个澡换好衣服,嗡嗡地吹着难干的长发。

       「维恰,总是把头发扎这么紧的话,会提早面临发际线危机的。」

       啊啊啊!脑海里应时应景地响起维克托带着点无法忽略的怨念的话语,吓得维恰浑身一抖。

       “话说回来,维克托的发际线的确……”维恰情不自禁地把头发都拢到脑后,凑近了镜子仔细端详,好像……

 

       维恰收拾妥当走出更衣室时,维克托已经等在门厅了,见他出来便扁着嘴抱怨道:“维恰,好慢啊。”一脸委屈的表情任谁看了都无法置之不理。

       可惜这套撒娇的把戏在本人身上不起作用,维恰径直从维克托面前走过,似乎根本没有理睬他的打算。

       维克托也不恼,几步追上去一把将维恰揽进怀里,“那我们晚上吃什么好呢?”

       “随便啦!”维恰敷衍着想要从维克托的手臂里挣脱出去,说实话,拖着一个体重超过65kg的成年男人走路超辛苦好么。

       维克托却抱得更紧了,甚至抬手揉了揉好不容易才梳顺了的长发,“今天有乖乖地散着头发,好孩子应该得到奖励。”说着低头吻了维恰的脸颊。

       轰! 

       少年毫不自知地烧红了脸,向来在人际交往上游刃有余的维恰,突然不知道该如何与二十七岁的自己相处了。

       “维克托,你放开我!这样缠着很难走!”

       “我不要!外面很冷!”

 

 

 

       晚饭是在冰场附近的小餐馆解决的,毕竟两人都不是擅长料理的类型。

       店主是位十分亲切的大婶,上菜的时候还随口寒暄了句,“你们兄弟两个长得可真像啊。”

       兄弟啊?果然,在外人眼里,二十七岁的自己突然穿越回来什么的,太魔幻了。

       那天清晨六点多被敲开了房门的维恰,看着激动得抱紧了自己痛哭流涕的男人,还以为这是什么新型诈骗。可对方实在是对自己的事情了如指掌,从喜爱的食物到滑冰时不为人知的小动作,于是只好接受现实。

       “维恰,不可以挑食。”维克托说着叉起被少年拨到一边的花椰菜,强硬地塞进他嘴里。

       勉强咽下去的维恰也不甘示弱,叫嚣着“你不也是剩下了”将对方盘子里的花椰菜硬喂给他。

       “我跟你不一样,不用再担心发育问题。”维克托说着继续将花椰菜喂进维恰嘴里。

       “不劳费心,看看你就知道我长得很好。”

       身边突然响起爽朗地笑声,店主一边在两人面前各摆了一只布丁,一边说道:“你们兄弟两个的关系可真好,喏,这是赠送的甜点。”

 

 

 

       三月的时候,维克托陪着维恰参加了他升入成年组的第一次欧锦赛,为了不引起注意还乔装打扮了一番,帽子墨镜口罩一应俱全,混在陪同的工作人员中毫无破绽。

       可是,十五岁的少年,太耀眼了。

       无论是短节目中爆发的热情,还是自由滑洋溢的古典美,甚至场外的举手投足都激起观众巨大的反响。

       喂,喂,刚升入成年组就这么高调,真的好么?

       连维克托自己都没有察觉,他到底在烦躁些什么。

       这种情绪在最后一天的表演滑后达到了顶点,怀抱着花束和毛绒玩具的维恰在离场前,竟然被少年组别的选手告白。那个臭小子叫什么来着?克里斯托夫是么?好的,我记住他了。

       “喂,维克托,你在急什么啊。”一脸迷茫的维恰被急匆匆地拖回了酒店房间,以至于花束和毛绒玩具在大堂落了一地,算了,等下工作人员应该会捡好送来的。

       维克托反手重重地关上了房门,顺便落了锁,拎着还在状况外的少年二话不说就扔上了床,自己则迅速地脱了外套甩在一边,在少年起身前压了上去,紧紧拥在柔软的床铺里。

       被维克托露骨的眼神所刺激,维恰的脸上略过一丝惊慌,伸手想把他推开,对方却纹丝不动,“维、维克托?你要干嘛?”

       忍不了了,明明是我的。

       维克托伸手抚上少年白皙的脸颊,仿佛餐前准备般舔了舔自己的嘴角,眼里写满了不言而喻的占有欲。

       第一次经历这般处境的少年,竟被维克托的气势吓到慌张,大滴的眼泪不受控制地涌出眼眶,打湿了维克托的指尖。

       “欸???你、你别哭啊……我又没、没想干嘛……”维克托明显缺乏狡辩的底气,手足无措地面对着哭得惨兮兮的少年。

       “你骗人!你明明就是要欺负我!”维恰大声指责道,眼泪却止不住地往下流,一副毫无反抗力的样子,简直犯规。

       “维恰,你听我说,我真没有,我就是……”太难堪了啊,维克托·万人迷·尼基福罗夫对着十五岁的自己束手无策。

       “对了!”维克托灵机一动掀起被子将两人兜头蒙住,“我就是给你看个好东西!”

       “骗人,哪有什么好东西!”少年在维克托怀里无力地挣扎起来。

       “你看!我新买的手表,夜光的!”

       “噗!”黑暗中的维恰终于安分下来,看着那一点荧荧的绿光破涕为笑,“你是大笨蛋嘛,这有什么好看的。”

       维克托小心翼翼地扯着被角帮维恰把脸擦干净,“你说我是大笨蛋,就等于是说你自己哦。”

       “才没有,只有你是大笨蛋。”

       “你说的明明是‘维克托是大笨蛋’。”

       “是你。”

       “是你。”

       “是你!”

       “是你。”

       “是你……”

       大概是这几天的比赛太过疲劳,维恰的语气渐渐变弱,最终迷迷糊糊地睡去。

       而像泰迪熊一样被紧紧抱住的维克托则清醒的不得了,少年安稳的呼吸拂过他的胸口,不断撩拨着他最后一丝理智:对方十五岁,如果我现在下手的话,会被判几年???

 

 

 

全文终

 

 

 

*Postscript:

一直吃维受却拉不到合适的攻的我,终于冷出了新高度,感谢钱钱喂我邪教安利(哭着)。

为了方便辨认,27岁维克托,15岁维恰。

感觉同系列我还能再脑个十篇,什么《你看,我的裤腰带也是夜光的》《还有夜光的内裤》以及……

以上,感谢阅读。冲动产粮,下篇遥遥无期。

 

 

 

评论 ( 13 )
热度 ( 3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