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上的尤里|维尤】《我也很想他》

*Original:《Yuri!!! on ICE》[MAPPA]

*CP:维克托×尤里

*Note:拉踩勇利,注意避雷 | 我流OOC

 

 

 

       这一代的年轻选手,有谁不是崇拜着、憧憬着维克托,一路滑过来的么?

 

 

 

       虽然尤里极力否认着,但事实上,他本人也是他口中的“那些白痴们”的一员,甚至在白痴排行榜中名列前茅。

       为了在同辈当中脱颖而出,夏令营时拼了命地练习,才得到雅科夫的青睐,成为维克托的同门。之后又做了与那个人一模一样的蠢事,任性地挨着骂也要练习四周跳。最后,他说“我敢打赌,你会成为世界青年组的冠军”。

       就是那个人,比尤里自己还要更加相信他会赢,于是,定下了约定。

       奖牌,花束,欢呼,掌声……通通比不上那个在少年心中比天还要大的约定,犹豫着是主动提出,还是等他来兑现,却不料就此失去机会。

       “雅科夫!出来解释一下!维克托跑到哪里去了?!”在训练场馆里大吵大闹的尤里活脱脱就是一只炸毛的小猫,明明毫无杀伤力,却让人觉得:啊,他大概是货真价实的在生气,还是躲远一点比较好。

       就连说走就走的冲动,应该也是学了维克托的性子,等到雅科夫察觉时,尤里已经在长谷津的街道上徘徊了好几个小时。

 

 

 

       雅科夫是这样总结的:维克托就是尤里身边的坏影响,好好的乖宝宝,不仅跟他学得任性不听话,还被撩拨出了吃炸药的暴脾气。

       毫不夸张地说,亲自看着两个孩子长大的雅科夫,能轻易列举出无数个维克托的糟糕事例。

       赛季刚刚开始的时候,升入成年组的尤里不得不将四周跳提入正式训练规划,原本是想让身为前辈的维克托给出一些建议,他却只会在尤里落冰跌倒后笑嘻嘻地讲:“哈哈哈,明明是身材纤细轻盈的小猫咪,却摔得像马卡钦似的,彻底四脚朝天了哦,尤里,膝盖完全没有压到重心下面啊。”

       尤里翻了个身从冰上爬起来,直冲冲地朝维克托滑过来,“喂!维克秃!你说谁像那只笨狗啊!”

       “尤里,你刚刚叫我什么?”维克托的脸上依旧挂着开朗的笑容,身边却浮起了阴郁的气氛。

       这种时候还不肯收敛的大概只有尤里了吧,滑近了扬着头几乎贴着维克托的脸拉长了音说:“维——克——秃!”

       维克托借着身高优势,一把捏住尤里的脸往上扯,皮笑肉不笑地回道:“我的头发,很好。”

       眼瞅着两个人要闹起来,雅科夫只好大吼一声:“够了!维克托你去那边自行练习,尤里跟我去看回放。”

       维克托故作大度地松开手滑走,尤里却还在冲着他的背影吐舌头,脸颊上留着一个明显的红手印,让人看着怪心疼的。

       幸好尤里不是爱哭的女孩子,不然总被维克托这么戏弄……咳,对于这两位得意弟子,雅科夫也是不知如何是好。

 

 

 

       如愿以偿了么?

       从长谷津回来的尤里,仿佛变了一个人,就连粗神经的米拉也觉察到了他的变化。

       原来那么讨厌训练的尤里开始在冰场上不间歇地从清晨消磨到午夜,原本苦手的4S渐渐跳得游刃有余了,年龄导致的体力不足竟也以惊人的速度追赶了上来,自由滑的后半也能自信满满地表演了,只是对音乐的理解与表达还很浅显,远不如其他阅历丰富的选手。

       “雅科夫,你该多夸夸他的。”“你别乱插嘴说这种不负责任的话!”

       有那么一瞬间,尤里几乎听到了维克托如往常一般带着轻佻笑意的话语,和雅科夫气急的驳斥。

       可是没有,什么都没有,凌晨一点的冰场清清冷冷的,只有刀刃划过冰面锋利的摩擦声,和无论如何也不想输的强烈心情。

 

 

 

       可还是输了啊,在自信满满的情况下,输给同一个人,两次……呐,要哭的该是我吧,尤里如是想着将纸袋丢给那个情绪低落的蠢货。

       因为吃到了炸猪排饭的馅料,勇利显然开心了许多,转而又神色犹豫,“那个……尤里奥,虽然维克托不在,但他也一定很想祝贺你的,自由滑非常出色。”勇利微微垂着头,指尖因为紧张而不断摩擦着纸袋的边缘。

       “哼,不需要。”尤里的语气里满是轻蔑与不屑,“谁要管那家伙说什么。”

       欸?尤里奥和维克托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没给勇利追问的机会,尤里转过身背对着他挥了挥手,“拜拜,GPF再见。”

       “嗯,再见。”

       已经很晚了,尤里却一点也不急着赶回场馆与雅科夫他们汇合,自顾自走在路灯照亮了一段又一段的街道上,雪花落下的轨迹在白亮的灯光下清晰可触,夜空也不是那么暗,无星无月,却泛着宝蓝的光。

       原来,俄罗斯的深冬,这样冷么?

       尤里缩了缩脖子,呼出一团白气,将双手揣得更紧了。

 

 

 

       十二月的马赛,笼罩在浓厚的节日气氛中,而尤里想要的圣诞礼物——奖牌他会凭自己的实力赢,不需要向圣诞老人许可笑的愿望——可是,哪怕一次也好,想与维克托在同一个赛场上竞技。

 

 

 

       晨曦下的海面,金色的浪花,带着些许咸涩的微风,和发出悠扬啼叫的海鸥,这一切都惬意得不配这剑拔弩张的场合。

       “对自己失去灵感,深怕无法再给观众带来惊喜,而把期望放在别人身上,这样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不过是个懦夫罢了。”

       维克托几乎要认不出这个坚决而冷静,说着尖锐话语的尤里了。

       “我会用胜利证明,选择了他的你,是多么愚蠢而无能。”

 

 

 

       在盛大的欢呼声中,最后一位出场的胜生勇利也圆满完成了自由滑的,直播间内的主持与嘉宾正对回放进行着点评。

       “这是作为节目收尾的后内点冰四周跳,完成的非常干净漂亮,这也曾是胜生勇利的教练,前俄罗斯花滑大满贯选手,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代名词。”

       “哦,现在出现在屏幕上的,是正在等待分数的胜生选手,坐在身边向镜头挥手致意的就是维克托教练。”

       场内的欢呼声突然高涨起来,其中甚至夹杂着清晰可闻的“维克托”“回归”。

       这下连嘉宾也不禁唏嘘感叹:“维克托离开赛场短短一年,但冰迷们可以说是非常的想念他,曾经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冰上神话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是了,“想念”这个词很精准。

       那跨越了大半个地球的追赶,直到体力透支的训练日程,独自走过的寒冷街道……全部都是想念罢了。

       尤里转过头远远望向坐在等分席的维克托,他似乎对着勇利说了些什么,可距离太远只能看到嘴唇的张张合合,和最终落在手背的轻吻。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曾经属于全世界疯狂热爱着他的人,而现在只属于他深爱着的胜生勇利。可是很久很久之前,尤里完完整整地拥有过维克托,就在他最年轻也最肆无忌惮的梦想里。

 

 

 

全文终

 

 

 

*Postscript:

标题《我也很想他》的确是来自孙燕姿那首歌……不要吐槽违和感!

小毛子是世界瑰宝!而维克秃就是个大p眼子!哭哭!

最近非常地苦手过度……写不好啊。

总之,感谢阅读,我们下篇再见!

 

 

 


评论 ( 10 )
热度 ( 10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