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上的尤里|维尤】《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

*Original:《Yuri!!!on ICE》[MAPPA]

*CP:维克托×尤里 | 84岁×72岁

*Note:私设满天飞 | 我流OOC

 

 

 

       人们都爱极了你年轻时候的漂亮模样,只有我知道现在的你是怎样讨人嫌的糟老头。

 

 

 

       “尤拉奇卡~我找不到我的拖鞋了!”

       这是他今天第五次忘记自己会在看电视的时候无意识地把拖鞋通通踢到沙发底下去,正在院子里浇花的尤里翻了个巨大的白眼,回头去应付那个光着脚站在屋前的老家伙。

       “维克托,我说过多少次了!放过我的老腰吧!以及不要光着脚就跑出来!”尤里气呼呼地放下水壶,“而且自从你开始耳背之后,嗓门越来越大了,会吵到邻居!”

       被发了一番脾气维克托也不以为然,笑呵呵地摸了摸自己那所剩无几的头发,“是么,我自己完全不觉得呀。”

       尤里忍不住又翻了个白眼,脱下室外的鞋子换上温暖的毛线拖鞋,径直走进客厅,维克托就颤颤巍巍地跟在后面。

       “啧,这次怎么踢得这么里面。”趴在地上的尤里费力地够着沙发底下的拖鞋,就在终于将两只都够出来准备起身的一瞬间,腰部发出一声不详的“嘎嘣”。

       维克托吓得几乎下一秒就要拨通社区中心的电话,却被尤里抬起一只手制止了。

       “我还没有沦落到被你这种八十多岁的老头子操心身体的地步。”话虽这么说,但扶着腰站起来的动作还是有点勉强,怎么说呢,七十岁比起八十岁,也没有好到哪里去是吧。

       “啊,原来在这里啊,什么时候跑进去的。”维克托看着被尤里够出来的两只拖鞋,一脸无辜地感叹着,气得尤里想把两只拖鞋通通甩到他脸上去。

       “下次去百货商店的时候记得提醒我买几个海绵垫子,把沙发下面的空隙填住。”

       “好的。”维克托一边将脚伸进拖鞋里,一边用正直坚定的语气回答。

       “算了,我还是找张便签自己写下来。”维克托这家伙年轻的时候记性就不太好,老了更是变本加厉,就这样竟然还没有患上老年痴呆,简直是奇迹。

       “对了,尤拉奇卡,你刚刚在院子里干嘛?”

       你看,我说什么来着,他其实就是老年痴呆了吧,我才不管医生是如何诊断的。

       “我在浇花。”尤里耐着性子回答他,顺便将写好的便签贴在玄关的鞋柜上。

       “哦哦~那我也来帮忙~”维克托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不用了,老年人就乖乖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可是没过多久,屋里又传来维克托的大嗓门,“尤拉奇卡~电视上在播GPF欸!要不要一起看?”

       现在可是五月休赛期欸,看哪门子的GPF,可能又是他自己忘了已经看过多少遍的重播吧。

       虽然这样嫌弃,尤里还是一边应着“好啊”,一边进了屋子,和维克托窝在同一个沙发里,后者习以为常地将他揽进怀里,舒服地倚在一起。

       维克托叫尤里的时候,应该是下半场六分钟练习的时间,现在正好赶上下半场第一位选手上场。解说介绍是俄罗斯名将亚历山大·伊凡诺维奇,两届GPF冠军获得者,四届全俄锦标赛冠军,一届世锦赛冠军,自由滑的曲目来自帕格尼尼狂想曲。

       音乐由一连串轻盈的钢琴与管弦开场,亚历山大也随之做出了自由滑的第一个跳跃。

       维克托立即从沙发上弹了起来,“哇!刚刚那是什么?五周?现在的选手都这么厉害么?!”

       “吵死了!老头子!”尤里不满地在他怀里蹭了蹭,重新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对,你这个只会跳四周的土包子,现在能进GPF的都会跳五周。”

       听他这样说,维克托委屈地撅起了嘴,活像个要人哄的小朋友,丝毫没有年龄上的自觉,“明明尤拉奇卡也是四周选手。”

       “四周半!”尤里严厉地反驳道,“我跳了4A!而你只能跳过时的4F!”

       哪料到维克托会因此闹起来,连比赛也不认真看了,双手把尤里紧紧圈在怀里,“呜哇啊,尤拉奇卡嫌弃我不会跳五周,要抛下我去找年轻的小鲜肉啦!”

       “醒醒,你这个秃子!哪有小鲜肉会看得上我这种干巴巴的老头子!”尤里条件反射地挣扎起来,却无济于事,直到感觉维克托手上的力度一松,才得以挣脱出来,一抬头正对上维克托那双摄人心魄的冰蓝色眼眸。

       “可尤拉奇卡永远是最美的,我的钻石,我的妖精。”维克托低声说着,在他额上落下极轻的一个吻。

       失神了片刻的尤里这才反应过来,大吵着“恶心透了”想跑走,维克托却不给他这个机会,牢牢抱在怀里,还贼喊做贼地安抚道:“不要吵,尤拉奇卡,乖乖看比赛。”

       屏幕上年轻的选手完成了节目最后的组合旋转,以优雅的姿态向观众致意,会场里响起热烈的掌声和欢呼。

       这画面太过久远,却不失熟悉,曾在闪光灯下耀眼如星的他们,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越来越多的选手追赶着他们的步伐最终超越了他们的纪录,将他们远远留在竞技体育的历史里。

       皱纹爬上他们的脸颊,头发变得柔软而稀疏,拿起一只盛满热咖啡的马克杯都比当年完美做出一个四周跳要困难,时光带走了他们曾经引以为傲的一切,只剩眼眸里依旧倒映着对方的面容,而他们仍旧深爱着彼此。




全文终

 

 

 

*Postscript:

冷圈中的邪教,无药可救……

最美不过夕阳红啊,夕阳红……一定是最近总听隔壁的婆婆唱红歌,被洗脑了!

总之,感谢阅读,我想你们不会想再看下篇的,嗯,就这样吧!

 

 

 


评论 ( 6 )
热度 ( 10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