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上的尤里|维尤】《无形硝烟》

*Original:《Yuri!!!on ICE》[MAPPA]

*CP:维克托×尤里

*Note:ABO | 私设满天飞 | 我流OOC

 

 

 

       This means war.

 

 

 

       那一刻,维克托正坐在长椅的末端看训练回放,低垂着头,刘海顺着额头的弧度滑下来,遮住了小半张脸,眼眸映着视频上的画面忽暗忽明,细密的睫毛如蝶翅般微微振颤,修长的手指撑着下巴,那是他认真思考时的标准姿势。而尤里靠着他的背半躺在长椅上几乎占满了全部空间,自顾自打着PSP。以前维克托常常被游戏音效吵得心神不宁,抱怨了一次,尤里竟乖乖地关了音效。从那之后,只要维克托在,尤里都是静音打游戏,而在其他人面前依旧是吵破天。

       然后,好像满满咬了一大口油炸面包圈,鼻尖沾上了细细的糖霜。

       维克托下意识地蹭了蹭自己的鼻子,“尤里,你在吃东西么?”说着侧过身回头去看。

       “哈?”尤里仰头倒着看维克托,“说什么胡话呢,你饿了啊?”

       “啊啊啊——”

       尤里发誓,这是他第一次看到维克托如此惊慌失措的样子,猛地站起来害得他差点从长椅上栽下去,连腿上的平板啪嚓掉到地上屏摔个稀碎都没有发觉,反而飞快地跑走了,片刻之后雅科夫冲回来把自己拖进办公室进行了长达3小时的生理教育。

      这一切来得太快,以至于被喷了一脸应急抑制剂的尤里,还无法消化迎面而来的一系列诸如“第二次性别分化”“omega”“发情”“标记”的名词,最后只勉强记住一句雅科夫千叮咛万嘱咐的“一定要按时吃抑制剂,情况紧急就借助维克托临时标记一下”。

 

 

 

       虽然顶尖运动员第二性别分化为omega的情况相当罕见,但也不是没有先例,说实话,尤里本人并不是很在意,用他的话来说,“你管我是A、B还是O,老子就是俄罗斯的冰上老虎,老子最牛比,老子要当世界第一,顺便把维克托这个过气老A踩在脚底下”。

       而且处于分化早期的omega,生理反应仅仅是轻微发热,还不会有强烈的发情,这对尤里并未造成什么困扰。

       要说真正困扰的,应该是维克托才对。

       前两次生理期,尤里还记得要提前吃抑制剂,第三次就在更衣室里突然爆出甜腻诱人的气息,共处一室的维克托被呛得脚底一软,扶着衣柜才勉强稳住。

       “喂,尤里,稍稍考虑一下……”维克托的说教被生生卡断,尤里竟直接扑进了他怀里,维克托·大A·尼基福罗夫,感受到了人生最大的危机。

       “抑制剂吃完了,接下来还有训练来不及去买,雅科夫之前说过可以借你临时标记。”

       饶了我吧,雅科夫,你到底给尤里灌输了怎样的观念啊,说好的alpha都是大灰狼,小白兔omega躲得越远越好呢!

       维克托看了看被尤里随手丢在地上的空瓶,又看了看整个赖在自己身上的尤里,顿时没了脾气,认命地张开双臂把尤里整个圈进怀里——只是临时标记的话,大概抱个一分钟就可以了吧,只需要用alpha的信息素安抚omega的情绪,发热自然会消退。

       窝在维克托怀里的尤里吸了吸鼻子,不屑地说:“娘炮维克托,竟然还擦香水,以前怎么都没发现。”

       好气哦,还要保持微笑。

       “不过还挺好闻的。”

       好像圣彼得堡深冬的第一片雪花落在眼睫上,瞬间便被体温融化,所有的凛冽都化作烫贴的温柔。

 

 

 

       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

       自从尤里发现维克托可比抑制剂好用多了,维克托就不得不面对每月一次的修罗场。

       下不为例之后又下不为例,甚至早早就帮他把抑制剂准备好,尤里还是宁愿借他的临时标记,竟然还理直气壮地说什么“就借你点信息素怎么了,至于这么小气么”。

       算算日子差不多了,果然尤里又是裹着一身甜腻的糖霜味冲进训练馆,赦免了在场的所有beta,直直针对维克托的神经线。

       “喂,维克托,借我标记一下!”

       好气哦,根本无法保持微笑。这个小混蛋,到底把alpha当成什么了啊!

       强忍着原地爆炸的冲动,维克托还是放任尤里在自己身上赖了一分多,甚至体贴地摘了训练时戴着的手套,用温暖的掌心轻轻拂过少年柔软的金发。

       等到身上的热度退得差不多了,尤里干净利落地推开维克托,径直走回更衣室,还不住地抱怨:“真是的,最近维克托身上的香水味怎么越来越重了,根本散不掉,害我要换衣服。”

       去你妈的理智,是这个小混蛋先动手的。

       “雅科夫……尤里今年,十五岁没错吧。”维克托的目光难以察觉地暗了暗。

       并未发觉师兄弟间过分的亲昵有什么不对,甚至还有点欣慰两人的关系终于有所改善的雅科夫,点了点头,“是啊,下赛季就升成年组了。”

       于是第二天,早早来到训练馆的格奥尔基惊讶地看到维克托正吃着一大盒十二只油炸面包圈。

       “前辈……身为花滑选手,吃热量这么高的食物,真的没问题么。”

       “当然有问题。”维克托说着又狠狠咬了一口手上拿着的那只面包圈,“但我不想坐牢听说俄罗斯的监狱根本不是人待的地方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

       面对一不小心打开了碎碎念模式的维克托,格奥尔基一脸迷茫,这个人到底在说些什么啊。

       最后,维克托恼火地将吃到一半的面包圈丢回盒子里,却舔了舔沾在指尖上的糖霜。

       可恶,还是不够甜。

 

 

 

       维克托的忍耐在世锦赛后达到了极限,刚刚拿下冠军的自己本来就处于热血沸腾的状态,偏偏被雅科夫揪来观战学习的尤里还毫不克制地在他身边散发着隐隐的甜腻味道。

       “喂,维克托你快点换衣服啦,我肚子饿了,雅科夫还等在外面。”躺在休息室沙发上发懒的尤里,抬脚踹了踹正坐着换鞋的维克托的腰窝。

       维克托手上动作一顿,理智飞快地倒退离去。

       “尤里,你不要太嚣张。”维克托转身便抓住了那只在自己腰间作乱的脚,是时候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混蛋上一课了,抬着他的脚便欺身压了上去,“我,可,是,个,Alpha。”维克托一字一顿说得近乎咬牙切齿,随之而来的是alpha攻城略地席卷而来的强烈信息素。

       尤里只从喉咙中发出短促的惊呼,便被西伯利亚的狂风暴雪所淹没,知觉与意识被迅速地从身体里抽离出去,可怕的热潮瞬间将他包围。

       这下连维克托也愣住了,年轻的omega在信息素的刺激下,竟提前发情了,白皙的脸颊由于高热浮着反常的红晕,呼吸急促而炽热,眼神迷离闪着泪光,身体在alpha面前完全打开毫无抵抗。

       拥抱他,占有他,标记他。

       Alpha的本能催促着他,让他无法拒绝来自omega的致命诱惑。

 

 

 

       “雅科夫,你在这里等一下,尤里还在里面,不要让任何人靠近休息室。”

       “维恰,发生什么了?”雅科夫注意到维克托虽然紧紧裹着风衣外套,但还是隐隐发着抖,好像哪里很不舒服的样子。

       “尤里提前发情了,我去给他买紧急抑制剂。”

       雅科夫还想再追问细节,维克托却一刻都不肯耽误地快步走远了。

 

 

 

       回国后,维克托先是一味回避,连着好几天不肯去训练馆,接着马不停蹄地订了去日本的航班。

       “尤里成年之前,我绝不回来!”

 

 

 

全文终

 

 

 

*Postscript:

总觉得,下一步,我就要牢底坐穿了……(瑟瑟发抖)

最近B站上的听歌向怎么全是一言不合就“太阳和向日葵”……

私心维克托的信息素就是三宅一生的PURE,太好闻了,根本吸不够!

我其实还是在脑内发了车的……要上车么?(wink)

总之,感谢阅读,我们监狱见!




评论 ( 19 )
热度 ( 26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