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上的尤里|维尤】《那天我其实是想求婚的》

*Original:《Yuri!!!on ICE》[MAPPA]

*CP:维克托×尤里 | 30岁×18岁

*Note:私设满天飞 | 我流OOC

 

 

 

       “最后一名选手也完成了自由滑的表演,在短节目中以8.9分优势领跑的尤里·普利赛提,向着巅峰不断挑战的18岁……”

       转播镜头追着话题人物移到场边,西装革履的教练员早已等在K&C区,先是将刀套递给金发碧眼的年轻选手,再趁着弯腰穿戴的时机帮他披好了外套,手上忙个不停,嘴也没闲着,细细碎碎地点评道:“4L还是一如既往地没自信呢,滑入的时候在发抖吧,别急着否认,其他人看不出来可骗不过我,然而起跳到落冰都很完美,滑出也很流畅,算你及格。接下来的步伐用刃其实可以再深一点,虽然在速度上有点危险,但这种程度而已,你……”

       尤里直起身,拢了下外套,神色诡异地看着喋喋不休的教练,挑高了半边眉毛挖苦道:“维克托,你知道你越来越像雅科夫了么?”

       “啊?”被挖苦的一方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发际线,嘴巴张成一个可笑的圆。

       已经朝等分席走去的尤里回过头,补了一句:“我是说你越来越啰嗦了。”

       转播室内的解说员继续进行着对表演回放的吹捧,毫不吝啬地夸赞着每一次跳跃,每一个旋转,直到摄像师将画面切到等分席。

       “现在我们看到的是普利赛提选手,和他的教练兼自由滑编舞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这位我们都很熟悉的前世界冠军。”

       嘉宾在这时接过了话题,款款而谈道:“有趣的是普利赛提与尼基福罗夫曾共同在雅科夫门下训练,如今从师兄弟的关系变成师徒,不知道两人是否感到不习惯,又是如何度过磨合期的。”

       “的确如此,希望前线记者能在采访中为我们带来答案。啊,分数已经出来了么!哦哦,还没有……看得出来,此时普利赛提选手也很紧张。”解说员一惊一乍地虚晃着观众又自行圆场,而被描述为“紧张”状态的尤里,其实正拉着维克托的袖口问他晚上吃什么,不过是现场声音并未被收录进来罢了。

       “吃鱼么?”

       尤里嫌弃地扁了扁嘴,“昨天就是鱼,而且酒店的餐厅很难吃。”

       “但是这里离市中心有点远啊……”维克托撑着下巴有点苦恼自家小猫的挑嘴,“我查一下有什么外送的餐厅吧,之前别人给我介绍了个APP,还没试过。”

       “我想吃肉。”

       “牛排?”

       “嗯。”

       “好的,我知道了。”维克托应着刮了下尤里泛红的鼻尖。

       说是教练兼编舞,明明就还扮演着助理和保姆的角色,而这一切互动都会被别人误以为是教练与选手之间严肃的讨论,以至于每次采访维克托都得编出一套正经的说辞来应付媒体。

       出分的时间较往常稍稍久了一点,解说只好敬业地填充着时间,“……精彩的一滑,毋庸置疑,我们几乎可以肯定普利赛提选手将众望所归地在今夜收获他第一个世锦赛冠军,以极高的分数,不过我们仍然期待,这分数到底有多高。”

       嘉宾也卖力配合,好在气氛热烈,情绪又很激动,还不至于太尴尬,“本赛季早前的大奖赛总决赛上,普利赛提选手曾以这套自由滑打破了尼基福罗夫退役前所保持的记录,今夜,他能否……”

       “啊!出来了!自由滑成绩219.48!总成绩330.43!尤里·普利赛提!他再一次创造了历史!难以置信,竟然将先前GPF上的记录又往上刷了近5分!”

       而分数板翻出来的一瞬间,尤里仍在认真纠结着“如果叫不到外卖,就真的只能忍受酒店餐厅了么”这种事,看到身边的维克托突然站起来,以为这么快就要走了,便也心不在焉地往后台通道走,可是走出去好几步才发现维克托并没有跟上来,回头看去,那人正单膝跪在原地,一脸的不可思议。

       “怎么了?扭到膝盖了么?”突然回神的尤里吓了一跳,以为是出了什么意外,急急忙忙跑回来要扶他。

       “不是不是,没事,我就是、”维克托赶紧起身接住了尤里伸出的手,更怕穿着冰刀疾跑的他会摔倒。

       “天哪,你别吓我好不好?毕竟也是到了危险的年纪。”尤里担心地皱紧了眉。

       喂喂,危险的年纪是几个意思啊?我也才三十岁而已好么?

       维克托顿时有点泄气,而这出言不逊的小家伙竟还自然而然地拉着他往后台走,全然没有世锦赛首冠或是刷新世界纪录的仪式感,满脑子都是晚饭的着落。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那天我其实是想求婚的……”维克托微微垂下头,露出了一个少见的羞涩笑容。

       负责访谈的主持人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而对面沙发上的尤里翻了个巨大的白眼反驳道:“这能怪我么?!我怎么知道你是要、”说到“求婚”两个字时又难为情地噤了声,脸颊一片绯红。

       “就是要怪你,让我多等了大半年。”

       是了,维克托最终在尤里GPF三连冠的gala night上,出人意料地滑进场内,将一枚星辰般闪亮的婚戒套上了恋人纤细的无名指。

       而那颗3.1克拉的钻石,此刻正在演播室明朗的灯光下,熠熠生辉。

 

 

 

全文终

 

 

 

*Postscript:

梗来自“不知道被求婚还傻傻跟着跪下去”的申雪赵宏博夫妇(比心。

有兴趣的话,请走B站av2161798

感谢阅读,我们下篇再见,www!

 

 

 

评论 ( 5 )
热度 ( 1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