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上的尤里|维尤】《Pop》(上)

*Original:《Yuri!!!on ICE》[MAPPA]

*CP:向导维克托×哨兵尤里 | 29岁×17岁

*Note:哨向AU | 私设满天飞 | 我流OOC

 

 

 

(上)

 

 

 

       当一只白手套丢到他面前的餐桌上时,尤里正拿着支叉子同一个橙子较劲,他向来搞不定这厚皮的水果。

       “你就是中央塔连续三年的决斗优胜者?”

       对,是我。

       尤里沉默不语地放下那几乎要被他折腾得弯曲的不锈钢叉子,而那只橙子也是凄凄惨惨地一身窟窿,还有一道勉强划开的口子。

       “看来中央塔的哨兵也并不怎么样嘛。”

       我也这样认为,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橙子摇摇晃晃地滚出些距离,这让没能顺利吃到它的少年有点恼火,捞回来重重地往桌面上一砸,除了让它从窟窿和破口里溅出更多的汁液外,别无帮助。

       “听说维克托非常在意你。”

       尤里终于抬起头直视这贸然挑衅的哨兵,果然,又是那位大龄单身向导的追求者,这个月的第……他想不起是第几个了,毕竟爱慕维克托的哨兵手拉手能绕中央塔三周。从十五岁分化伊始到二十二岁仍未结合,积极示好的哨兵络绎不绝有增无减,他却从未表现出对其中任何一位的偏爱。

       直到七年前,提前分化的尤里被送进中央塔,传出了维克托对这年幼的哨兵一见钟情的罗曼史。

       于是哨兵们将对维克托无果的追求,转为了对尤里的挑战,仿佛只要打败了这身处风口浪尖的后辈就能夺得梦中情人的青睐。

       处于分化早期而缺乏训练的尤里便在一次次决斗中迅速地成长起来,最初屡战屡败,后来输赢参半,近几年则是所向无敌,成为了当之无愧的最强单体哨兵。

       “你可以考虑把它收回去。”尤里用目光示意那隔着餐桌站在他对面的哨兵,“我想这比在众目睽睽下被我打败来得不那么羞耻。”如他所说,食堂里已经有许多人关注起这边的动静了。

       而那身材魁梧的哨兵显然不把这矮他一头还多的少年放在眼里,发出一声轻蔑的嗤笑,“你是怕了。”

       比起把时间浪费在你身上,我更想好好吃一个橙子。

       尤里无奈地叹了口气,不情不愿地捡起那只哨兵之间等同于战书的白手套,指尖沾着的橙汁使它瞬间变得又皱又脏。

 

 

 

       训练场的灯光被系统调暗,全息投影随机在现有的障碍物上构造出一个废弃工厂的环境,而音响模拟出自然杂音,加大了哨兵自如运用五感的难度。

       三秒倒数后,昏暗中的尤里猎豹一般窜出备战区,精准地绕过一处处障碍,直奔对手的坐标。他的五感无疑是最出众的,即使没有向导的调控,也能轻而易举地在这不足五百平米的空间里,将敌人的呼吸声从一切背景杂音中分离出来进行定位。

       他们在西南方的拐角接触,对方也在尤里靠近时就有所察觉,做好了迎击的准备。

       可接下来的发展在风驰电掣中令人匪夷所思,几回合的格斗下来看似没有任何一方占了优势,尤里却突然翻身后跳上一处高台,同时响起了系统的裁决,观众这才看清挑战者胸前两处黄色的颜料,来自尤里所持的训练用气枪。

       能在那样的速度和动作下掏枪、瞄准、射击、命中,这对哨兵的行动力是可怕的考验。

       系统的计时牌停在两分二十七秒,挑战者身上也别无明显的外伤,看来尤里还是手下留情地速战速决了,比起曾经某个对维克托出言不逊的哨兵所承受的长达半小时的殴打来说。

 

 

 

       走出训练场时,尤里仍惦记着刚刚的橙子,没发现围观人群中那个过分惹眼的男人,直到他大喊了自己的名字,“尤里!”

       一时间,尤里脸上的表情十分精彩,惊讶混着心虚,在心仪的向导面前手足无措得像个小朋友,全然没有了“第一哨兵”的魄力与气场,眼神闪闪躲躲地飞到一边去,别别扭扭地问了句:“你怎么在这里?”

       维克托才不管少年矜持的回避,淡然自若地拨开旁人走到他面前,“听说你又为我决斗了,当然要赶过来看看。”那双碧蓝的眼睛笑着眯起来,透着狡黠而窃喜的神色。

       “才不是为你决斗,我又没有对你……”

       “真的么?”维克托虽是抛出一个反问,却自信地指了指自己脚下——尤里的精神体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出来,那只半大的雪豹正抬起前肢死扒着维克托的裤腿企图引起他的注意。

       “啊啊啊!丢死人了!快放开!”尤里惊叫着弯下腰去拉扯那没出息的家伙,后者竟还恋恋不舍地用毛茸茸的尾巴勾维克托的手腕。

       维克托干脆蹲下身来将一人一豹揽进怀里,“虽然害羞的尤里也很可爱,但为什么不坦诚一点呢,我也想听尤里亲口说喜欢我啊。”

       谁害羞了?!谁要喜欢你啊?!才不会说!!!

       心里拼命反驳着,舌头却打了结,抓着男人衣襟的手指下意识地紧了紧,深呼吸了好几次才小声道:“我会成为最强的哨兵,所以…所以……”

       尤里“所以”了好一会儿也没“所以”出个结果来,维克托却不急于催促,好整以暇地望着他,眼里仍盛着明了的笑意。

       “……所以你要等到我成年!绝对不可以跟别人结合!”少年凶巴巴地瞪着维克托,硬摆出一副虚张声势的威胁态度,脸颊却不受控制地烧得通红。

       这……这算是求婚了吧?

       面对无数哨兵的追求而从来游刃有余的维克托,突然心跳得有点快,身为中央塔最优秀的向导,却发现要控制自己激动的情绪竟是如此困难。

 

 

 

       那时他的确是答应了的,字句清楚地说着“好啊”。

       可半个月后,尤里从外勤任务归来时,没能在中央塔看到维克托的身影。

       “他去十一区塔了。”

       “任务?”

       “不……是为了一个哨兵。”

 

 

 

《Pop》(上)终

全文未完待续

 

 

 

*Postscript:

应该不会写太长,剧情走向非常地好猜,目测三发迅速结束!

标题其实毫无含义,只是突然特别喜欢“pop”这个词的发音,好像咕噜噜冒个不停的气泡。

感谢阅读,我们下篇见!

 



评论 ( 4 )
热度 ( 10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