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上的尤里|维尤】《Pop》(中)

*Original:《Yuri!!!on ICE》[MAPPA]

*CP:向导维克托×哨兵尤里 | 29岁×17岁

*Note:哨向AU | 私设满天飞 | 我流OOC

 

 

 

(中)

 

 

 

            中央塔,准S级哨兵,尤里·普利赛提。

            当塔区守卫看到这样一份证件时,几乎要惶恐十一区是不是会发生什么大事,先是众人皆知的首席向导不期而至,一周内又来了传说中的最强哨兵,这几乎可以用偏远形容的十一区塔顿时风起云涌。

            尤里却不甚在意守卫紧张的脸色,或者说怒气驱走了他对其它任何事物的关注,领了有出入权限的手环便大步走进塔区内,皮靴在大理石地面上踏得铿锵作响,一丝不苟的军装衬得少年身姿挺拔,处处透着迫人的气势,毫不在意旁人的侧目,一边走一边大声吼着:“维克托!给我出来!”也不管对方是否能听见。

            他到底是在训练场找到了那位置身事外的向导,与一位陌生的哨兵在一起。

            胜生勇利,这是他从米拉口中得知的名字,亚裔,前A级哨兵,今年的定级检测结果介于A与B之间。

            “尤里?你也跑来十一区了呀,亏得雅科夫能同意~”

            同意个p!这会儿禁闭室大概都已经预定好了!

            看到维克托这副若无其事的表情,尤里不禁更加火大,气势汹汹地冲到他面前,少见地暴躁,一把扯过维克托没有系紧的衬衫领口,冲着那张英俊的脸大发起了脾气,“跟我回中央塔,现在,立刻,马上!”

            年长的向导并没有像往常一样马上流露出宠溺的表情,摸着他与脾气相反而意外柔软的金发,声声答应,甚至还会将人整个圈进怀里好好安抚。

            维克托仍温柔地抬手抚上了少年的脸颊,眼里却写着冷硬的拒绝,“不行,尤里,我还不能走。”

            “哈?!”尤里几乎要感到委屈了。

            为什么不跟我走?我做错什么?我还不够强?我输给别人了?

            如果非要找出罪魁祸首的话……尤里将目光转向几步之外的勇利,对方正一脸惶恐地望着他,毫无身为哨兵的魄力。

            “你这恬不知耻的家伙!”尤里松开维克托,将他隔在身后,自己则直面那过于温良的哨兵脱下了手套,恶狠狠地甩到那人脚下。

            “尤里!”维克托的语气已然带上了责备的意味,想要制止他冒失的挑战。这里不像竞争激烈而风气开放中央塔,哨兵间的私下决斗在十一区是明令禁止的。

            而原以为会更加冷静而明事理的勇利竟也没有回绝,弯腰捡起那只沾上了点灰尘的白手套,眼神突然变得深沉,“维克托是为了我才来到十一区的,我会让他留下。”

 

 

 

            系统随机决定的模拟环境是丛林,黄昏,有风,小雨。说实话,尤里不擅长野战,但区区定级不到A的二流哨兵,还不至于让他有所畏惧,只要像往常一样速战速决,然后将维克托那个毫无自觉的混蛋带回中央塔就好了!

            三秒倒数,尤里比其它环境下更加警惕地走出备战区,一步步踩进潮湿的泥土与积起的浅水洼中。他精细地校准五感寻找敌人,却惊讶地发现勇利并没有刻意隐藏自己的行踪,脚步虽混进了风声与水声,可对于像尤里这样高等级的哨兵来说,无异于原形毕露。

            蠢货。

            尤里毫不犹豫地朝着既定的方位前行,飞速地略过灌木丛与草地。五分钟后,他发现了事情的蹊跷——勇利并不是无意识地暴露自己,反而是在用暴露自己引诱着尤里兜圈子。

            哼,无聊的把戏。

            却十分有效,尤里不得不承认体力是自己的弱点,看来对方做了详尽的功课。

            那么只有用更加强势的方法了,哨兵的灵敏度瞬间调节到最高,行动力也激增到峰值,猎豹般强健地穿梭于密林间,对敌人展开无处可逃的追捕。

            抓到了!

            不过是草叶微动,尤里便扯住藤蔓急停,同时举枪射击。

            中了,左侧腰部,非致命,非制动,即便如此,两人间悬殊的实力差距一目了然,胜负不过是时间问题。

            “我劝你还是尽早认输得好。”尤里看到对方如同受伤的草食动物般仓皇逃跑,不禁像对曾经无数的手下败将那样嘲讽起来。

            回应他的是摇晃的草叶与急促的脚步声,却没有投降的声明。

            好吧,那再陪你玩玩。

            尤里再次调动感官锁定了猎物的移动轨迹冲刺追赶,行动果敢而身形矫捷,让人不禁畏惧他成年后将会展现出的真正实力。

            场外的维克托难以察觉地笑了一下,仿佛在说“你看啊,这就是我看中的哨兵”。

            时间分秒流逝,计时牌上的数字逐渐趋近01.30,俨然拖入了持久战。

            在这一个半小时内,勇利身上又添了大大小小搏斗造成的创伤,和两处枪击,分别在左脚踝和小腿,可制动,但在哨兵决斗中,还不足以使系统判定输赢。

            相比较下,尤里可以算是毫发无伤了,可他本人知道,自己的体能已经在多番周旋下近乎枯竭,这使他难以自抑地感到愤怒:一个始终逃避正面交锋的哨兵,凭什么让维克托这般偏袒?!

            他开始感到厌烦了,不想继续陪这懦夫玩猫鼠游戏,再次搜寻到勇利的坐标后,便彻底隐去了自己的行踪无声靠近,连呼吸和心跳都控制在微不可闻的范围,同时保持着极高的行动力,将这相互矛盾的两者完美调控在可怕的平衡上。

            而隐匿在树丛中的勇利只察觉到了凭空出现的强大气息便被打翻在地,下巴磕上石子吐出一口血沫。

            尤里骑压在他背上,膝盖死顶上他的右手肘,关节相碰几乎要撞碎骨骼般狠绝。

            勇利却沉默地较着劲,使占了上风的哨兵也不敢有片刻的松懈。

            “放弃吧!你赢不过我的!”

            泄愤一般,枪口直抵在黑发哨兵的右肩,连续扣动三次扳机,彻底剥夺了对方的战斗力。

            虽然只是训练用颜料弹,但近距离冲击造成的刺痛还是让勇利流露出一丝煎熬的表情,这让尤里痛快了不少。

            “认输吧。”总好过在系统中留下败绩,那是身为哨兵的耻辱,甚至有可能将他的定级彻底拉到B。

            勇利依旧是用沉默回答,失去耐心的尤里便再次将枪口抵上他的脖颈,“这是你自找的。”

            扳机扣下,却是一声空响。

            不过也无所谓了,胜负已定,尤里松开了那狼狈的哨兵,起身要往训练场外走。

            砰——

            他不可思议地回过身,目光落在对方左手持的气枪上,而后心处汗湿的T恤晕开了蓝色的颜料。

            “这是作弊!”

            “不,尤里,是你大意了,认输吧。”维克托在系统裁决响起的那一刻走进场内,扶起了趴在泥水里的勇利,关切地查看着外伤,同时张开精神屏障保护他疲惫的五感。

            “你回中央塔去吧。”这是他将勇利带走前所说的最后一句话。

 

 

 

            “尤里!这么快就回来了,路上还顺利么?维克托呢?”

            “米拉......”

            少年昔日脸上的骄傲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受伤小兽般的迷茫与无措,吓得米拉赶紧把他拉进房间,急切地询问道:“怎么了?尤里?”

            “......他不要我了。”

 

 

 

《Pop》(中)终

全文未完待续

 

 

 

*Postscript:

尤里的“准S”是因为未成年无法正式定级,所以用“准”来标注。

感谢阅读,我们下篇见!

  



评论 ( 9 )
热度 ( 6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