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上的尤里|维尤】《Pop》(下)

*Original:《Yuri!!!on ICE》[MAPPA]

*CP:向导维克托×哨兵尤里 | 29岁×17岁

*Note:哨向AU | 私设满天飞 | 我流OOC

 

 

 

(下)

 

 

 

            “嘶——好冷哦。”男人收回递证件的手,凑到嘴边呼了一口气。

            守卫缓和地笑了笑,寒暄道:“比起二月,天气已经开始转暖了,您是第一次……”

            中央塔,首席向导,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看到这样的身份,守卫生生将那半句“您是第一次来中央塔么”吞了回去,同时心怀敬畏地多看了两眼这位银发蓝眼的英俊向导。

            维克托却顺着他的话随意接下去:“只是离开太久了,不怎么适应这边的气候,十一区要暖和得多。”

            的确很久,他甚至错过了尤里的成年,为此他倒空了行李箱填满礼物,希望他亲爱的小朋友不会太生气。

            可他找遍了训练场与食堂也没看到尤里的身影,这个时间也不可能在宿舍,难道不巧刚好出外勤任务?

正当他失望不已时,终于看到回中央塔以来第一个熟人,“米拉!”

        身为向导,维克托轻而易举地察觉到这红发哨兵的情绪在看见自己时骤然高涨,惊讶、怀疑、愤怒,以及悲观......没错,是悲观,他不是很懂。

            “米拉,好久不见,你知道尤里在哪么?”

            现在他不用依靠向导的感知,也能明白米拉的情绪了,因为自己迎面挨了一拳,直直打在颧骨上。

            维克托向后踉跄了半步稳住身形,头昏眼花间听见米拉说:“这一拳是替尤里打的。”

            “尤里?他怎么了?”

            “精神污染…”米拉的嗓音难以自制地颤抖起来,“…重度……脑死亡。”

 

 

 

            维克托站在隔离室外,人生三十年以来第一次感到如此的迷茫与无力,两层钢化玻璃外是睡在单薄床垫上的尤里,身边趴着成年形态的精神体,曾经小狗似的雪豹已经长得巨大,将体格瘦削的少年紧紧围住,让他看起来不那么冷,也不那么孤独。

            三天前,尤里被外派S级任务,撤退途中遭到敌方向导攻击,当初由维克托一手构筑的精神屏障自内而外分崩离析,哨兵易损的神志暴露在狂风骤雨般的摧残下,而千里之外的维克托毫无察觉,更无从挽救。

            当尤里被塔援救撤回时,已经由于重度污染而陷入昏迷,精神反应为零,如同一潭漆黑的死水。

            幸运的是他还活着,不幸是他再不会醒来了,与永夜相伴在死寂之中,直到生命自然衰竭。

            “你答应过他的,维克托。你记得么?你答应过他的。那么你告诉我,在他承受这般折磨时你在哪?你在哪?!”

            不堪诘问的维克托移开了目光,海蓝的眼睛蒙上阴霾。

            米拉却不肯放过他,扭着他的脖子粗暴地将人按在隔离室的玻璃窗上,“你忘了么,八年前他还那么小,作为一个哨兵来讲简直弱不禁风,可他是如何拼了命地保护你?”

            “可是我不得不,米拉,那孩子向我求救……五感衰退,你知道这对一个哨兵来说意味着什么,我是唯一能够胜任的向导,只有我能帮他。”

            “你总有借口,维克托,你就是这样恶劣的为人。可这次没用了,尤里再听不到你的这些借口了。”米拉最后看了眼那意识全失的少年,转身消失在空旷走廊的尽头。

            “尤里……尤里……你听我说啊……”维克托再次望进近在咫尺的隔离室,眼前却一片模糊,喉咙里好像吞下了一千根银针。

 

 

 

            机警的雪豹在门打开的一瞬间便发出了威胁的嘶吼,在认出维克托时更是做出了进攻的姿态,可又畏惧向导张开的精神屏障,凶狠地龇着牙恐吓,却不得不从尤里身边退开。

            “明明之前那么黏我的……”维克托望着那一度温顺的小兽,喃喃自语道。

            记得尤里的精神体刚刚具象化时,既不稳定,也不克制,常常像个围巾一样趴在克托脖子上,毛茸茸的,还很暖和。

            而顺着感知找到它的年幼哨兵,总是在这成年向导面前手足无措地涨红了脸。

            “尤里喜欢我么?”

            还不及他胸口高的小孩子抿着嘴巴不说话,肩膀上的小豹子却伸出舌头舔了舔维克托的脸颊,让他惊讶又欢喜。

            可这让他心动不已的哨兵此时正无知无觉地躺在他怀里,太安静了,安静得可怕。

            维克托探出了精神末梢,想与尤里相连,却只触到一片沉寂。

            他仍能“看”到尤里的精神末梢,可是紧紧缩着,好像一个握着糖果的固执小孩,不肯张开。

            他又尝试进入尤里的精神图景,却只摸索到一片黑暗,像雾又像烟,越深入越窒息得令人绝望。

            维克托再无法控制夺眶而出的泪水,一滴一滴接连落下,打湿了少年干净的脸颊。

            “……尤里,你到底去哪了?”

            于是他闭上双眼进入苍茫的雪原,那是他的精神图景,也是他们共享过的梦境。

            维克托曾经将自己的精神图景与尤里的相接,既然尤里的精神体依旧存在,那么他也就还没有消失。

            如果还有仅仅一线希望,就希望尤里在遭遇攻击时先一步逃到了这里。

        这片图景原有着金色的阳光和粉色的细雪,如今却在维克托起伏的情绪中动荡不安,狂风呼啸着侵袭而过,将雪末再次卷上天空,使他自己行走在其中也举步维艰,跌倒又站起,漫无目的地找寻着。

        时间与空间的概念在精神图景中彻底失去意义,这里可以是转瞬即逝的一刻,也可以是无穷无尽的永恒,可以是广袤无垠的世界,也可以是紧密相拥的怀抱,在这广阔与微小之间,便是尤里存活的唯一可能。

            维克托该庆幸的,仿佛风雪在这一方散去,阳光穿透云雾,在天地间无限的白中,渺小的一抹。

            “尤里!”他大声唤着冲过去,却撞上了无形的屏障,狼狈地摔进寒冷的雪窝里。

            他迅速爬起来,试图冲破这层屏障,却毫无头绪,拳头撞上屏障砸得“哐哐”响,尤里则安坐在另一边,微微仰着头,出神地望着远方。

            尤里!尤里!!尤里!!!

            维克托觉得自己几乎喊破了喉咙,可被呼唤的一方仍未察觉。

            他试着与尤里的精神连结,这一次,他触摸到了哨兵裸露的精神末梢,那哪里是什么握着糖果的固执小孩,分明是伤痕累累却不愿坦露的手心。它像被烧焦一般干枯而脆弱,乞求着谁能来施舍疼爱。维克托小心翼翼地缠绕上去,用自己的精神末梢填补它的残破。

            枯坐许久的尤里终于有了些反应,对着空气展露出一个希冀的表情,浅浅地笑着,“……维克托?是你么?”

            是我!是我啊!

            可他什么都听不到,转而又沮丧地垂下头,“不,不会是维克托的,他已经抛弃我了……”

            不!尤里!我在这里!        

            “维克托……这里好冷啊……”

            对不起……尤里,对不起……

            精神末梢融合成相契的形状,紧紧连结起来,尤里睁开眼,看见维克托哭红的眼眶。

            纵然有千万种说辞与解释,不及此刻的心有灵犀,所有记忆与情绪,所有期待与渴求,成了他们共有的灵魂。

            那些他还不曾到来的日子,那个他所不熟悉的年轻的维克托……初次相遇的心跳,好像也印刻到了他的胸腔里……漫长的陪伴与约定,短暂的分离和想念……那么现在……

            尤里张了张嘴,嗓音干涩却温柔,他说:“维克托……让你久等了。”

 

 

 

《Pop》(下)终

全文终

 

 

 

*Postscript:

这篇完啦!

感觉自己短时间内再不想碰哨向设定了……明明只是想写一写战斗力爆表的小毛,到头来还得给老维洗地挽尊。

总之感谢阅读,我们《Thousand Lines for You》见! 

 

 


评论 ( 10 )
热度 ( 7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