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上的尤里|维尤】《Pop》(下)

*Original:《Yuri!!!on ICE》[MAPPA]

*CP:向导维克托×哨兵尤里 | 29岁×17岁

*Note:哨向AU | 私设满天飞 | 我流OOC


(下)


            “嘶——好冷哦。”男人收回递证件的手,凑到嘴边呼了一口气。...


【冰上的尤里|维尤】《Pop》(中)

*Original:《Yuri!!!on ICE》[MAPPA]

*CP:向导维克托×哨兵尤里 | 29岁×17岁

*Note:哨向AU | 私设满天飞 | 我流OOC


(中)


            中央塔,准S级哨兵,尤里·普利赛提。...


【冰上的尤里|维尤】《Stay Gold》

*Original:《Yuri!!!on ICE》[MAPPA]

*CP:维克托×尤里

*Note:黑手党paro| 私设满天飞| 我流OOC| 维尤群刊退参放稿


       教父去世的那一晚,远在西伯利亚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放出话说:“谁敢动普利赛提家的孩子,我就让谁出现在明天的报纸头条,死的。”...


【冰上的尤里|维尤】《Pop》(上)

*Original:《Yuri!!!on ICE》[MAPPA]

*CP:向导维克托×哨兵尤里 | 29岁×17岁

*Note:哨向AU | 私设满天飞 | 我流OOC


(上)


       当一只白手套丢到他面前的餐桌上时,尤里正拿着支叉子同一个橙子较劲,他向来搞不定这厚皮的水果。...


【冰上的尤里|维尤】《请给我好一点的情敌》

*Original:《Yuri!!!on ICE》[MAPPA]

*CP:维克托×尤里 | 29岁/17岁×17岁

*Note:尽情放飞 | 我流OOC


       维克托终于终于退役的那天,粉丝团哭成了一片,“维克托你什么时候来娶我”“我娃三岁了今天带来看你的”“一见维恰误终生”“此生无悔入花滑”喊得此起彼伏,体育馆内外的横幅加起来扯了十几里,鲜花更是不要钱地往场上扔,以至于组委会不得不为了清理冰面而推延赛程,气氛...

【冰上的尤里|维尤】《那天我其实是想求婚的》

*Original:《Yuri!!!on ICE》[MAPPA]

*CP:维克托×尤里 | 30岁×18岁

*Note:私设满天飞 | 我流OOC


       “最后一名选手也完成了自由滑的表演,在短节目中以8.9分优势领跑的尤里·普利赛提,向着巅峰不断挑战的18岁……”

       转播镜头追着话题人物移到场边,西装革履的教练员...

【冰上的尤里|维克托水仙】《Stammi vicino Non te ne andare》

*Original:《Yuri!!!on ICE》[MAPPA]

*CP:维克托水仙 | 27岁×17岁

*Note:来啊,邪教啊 | 私设满天飞


       “啧,区区维克托,竟然会四种四周跳,一副了不起的样子。”维恰不甘心地踢了一脚冰,翻了个白眼转移了目光,拒绝与滑下场来的年轻男人有任何眼神接触。 

       维克托依旧摆着一张看起来很好说...

【冰上的尤里|维尤】《无形硝烟》

*Original:《Yuri!!!on ICE》[MAPPA]

*CP:维克托×尤里

*Note:ABO | 私设满天飞 | 我流OOC


       This means war.


       那一刻,维克托正坐在长椅的末端看训练回放,低垂着头,刘海顺着额头的弧度滑下来,遮住了小半张脸,眼眸映着视频上的画面忽暗忽明,...

【冰上的尤里|维尤】《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

*Original:《Yuri!!!on ICE》[MAPPA]

*CP:维克托×尤里 | 84岁×72岁

*Note:私设满天飞 | 我流OOC


       人们都爱极了你年轻时候的漂亮模样,只有我知道现在的你是怎样讨人嫌的糟老头。


       “尤拉奇卡~我找不到我的拖鞋了!”...


【冰上的尤里|维尤】《我也很想他》

*Original:《Yuri!!! on ICE》[MAPPA]

*CP:维克托×尤里

*Note:拉踩勇利,注意避雷 | 我流OOC


       这一代的年轻选手,有谁不是崇拜着、憧憬着维克托,一路滑过来的么?


       虽然尤里极力否认着,但事实上,他本人也是他口中的“那些白痴们”的一员,甚至在白痴排行榜中名列...

【冰上的尤里|维克托水仙】《对方十五岁,我会被判几年》

*Original:《Yuri!!!on ICE》[MAPPA]

*CP:维克托水仙 | 27岁×15岁

*Note:一口邪教安利吃的措不及防 | bug满天飞

 

 

 

       “维恰,总是把头发扎这么紧的话,会提早面临发际线危机的。”维克托说着要去解他的发绳,却被少年歪着头躲过。

       “你超啰嗦欸,大叔。”维恰不耐烦地从维克托抬起的手臂下钻过去。

 ...